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内容详情

夏影窈窕(第七章)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逐浪文学网 -[收藏本文]

当蟾月跳上杉树的树梢上时,凌溪影从画室走了出来,拿出手机正要给花萱打电话,不料手机却低电量自动关机了,“怎么会?”凌溪影轻声叹息道,“真是不争气啊!”

“你……在和手机说话?”身后传来一阵悦耳的笑声,此人正是宋桦芊,“哈哈哈哈……你未免也太可了吧,还真是喜欢自言自语啊。”

“关你什么事,你谁啊?”凌溪影看着眼前笑得直不起腰的倒是有几分眼熟。

“溪影,你不认识我啦?”宋桦芊走近凌溪影,模样倒是挺委屈的。

“不会是小……芊吧?”凌溪影睁大他那双疲惫的双眼试探性的问道。

“没错,是我,我前不久刚从国外回来,现在是这里的教师。”宋桦芊甜笑容和小时候的一模一样,一双弯月似的眼睛简直是令人难以忘怀。“你这些年过的好吗?”( 网:www.sanwen.net )

“很好,萱儿一直在我身边,我们订婚了。”凌溪影一脸的样子。

“我听说了。”宋桦芊眼神中闪过一丝愧疚,因为色太深的缘故,倒是不容易被察觉。“我见过萱儿一次,只是她好像不记得我了。”

“因为十三年前的一场车祸,她失忆了。本来该受伤的人是我,是她把我推开了,我这一生估计都无法弥补她为我所受的伤害了。”凌溪影起来满是自责,“我亏欠她的太多,只想守护着她。”

“原来是这样,这也难怪了。”宋桦芊想起了那天樱花树下拍照留念的事情,“我想你们在一起会很幸福的。不好意思,又让你想起了。”

“没什么,我从不回避的,反正那些都已经是事实了,总要去面对的。虽然未来有很多种可能,但无论如何我都要她幸福。”说起她凌溪影的眉宇间总是充满了幸福。

“内心充满愧疚的去爱一个人,会很累吧。”宋桦芊抬头仰望着星空,像是对凌溪影说,又像是在羊癫疯的起因是什么啊对说。

“对了,你吃过晚饭没?”凌溪影的肚子已经在“咕咕”叫了。

“没有,你请我。”宋桦芊今日倒是一整天都没吃东西,因为喜欢忘事的她又把钱包落在了家里。

“好,我知道你不会客气的。”宋桦芊就像是凌溪影的姐姐一样,小的时候经常去他家里做客,一向吃的比他还多。

“那当然,我都一整天没吃饭了,你难道舍不得好好款待我一下啊?”

“怎么,难道吃不惯中国菜了?”

“好像是,不过还是挺中国菜的,国外的中国菜都好难吃,一开始也是不习惯的。”宋桦芊想起来就觉得委屈,“我自己又不会做饭,所以经常挨饿。”

“饿着好,苗条。”凌溪影轻松的开起了玩笑,“不过你好像是饿不瘦的。”

“你……”宋桦芊想想待会儿还要蹭饭便也不想计较了。

两人说着笑着就出了校门。宋桦芊在十四年前便去了瑞士,在那之前与花萱夏和凌溪影一直是很要好的。回国第一次见到花萱夏的时候就是在樱花树下,那时左尚谨还没有认出花萱夏,她也装作不认识一样的把相机递给了花萱夏,无论如何她是不希望左尚谨找到花萱夏的,但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不是吗?

此时的花萱夏耳朵里塞着耳机,躺在床上一直重复的听着刘若英的《幸福就是》。打了好几个电话给凌溪影,但是他手机始终关机,她一边胡乱的猜想,一边等着他的电话。

“萱儿,你怎么哭了?”乔瑜娅好奇的看着花萱夏眼角滑落的泪珠,“你没事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刘若英的歌就很想哭,你也知道我比较善感嘛。”花萱夏用手背擦了擦脸颊上的泪痕。

“哦,我还以为你想你家凌溪影想哭了呢。”乔瑜娅继续啃着苹果,“话说他好久没来电话了吧,想他了就打个电话吧。”

“早就打过了,他手机一直关机。”花萱夏的声音有些嘶哑。

“别担心,现在的手机都北京治疗癫痫病医院哪个好耗电特别快,估计待会儿就会给你回电话的,毕竟都这么晚了,也应该回寝室了。照我说啊,你们当初就应该报同一所学校,就像我和阳阳,这样可以天天在一起,不用牵肠挂肚的。”乔瑜娅和谢楷阳现在是整天腻在一起,幸福的不得了。

“那不就不能遇见你了吗?”花萱夏倒觉得自己的选择没错,“再说了,我也不想总是被他当作一样的照顾。”

“也是哦。”乔瑜娅嘿嘿的笑了笑,“你就省省心吧,你就是一孩子,走到哪里都是需要人照顾的,更何况人家乐意照顾你,你倒还心不甘情不愿了。”

“我会长大的,像个孩子一样多羞啊,他不接我电话我就开始担心他了,睡都睡不着,不给他打或许我心里会好受一些。”花萱夏皱着眉头说,“我是第一次主动给他打电话,还遇到了关机,心里总是有些不好受的。”

“好了,你就别魂不守舍地了,遇上什么危险的概率毕竟很小的。”

“你说他要是出车祸了怎么办?”花萱夏脑海里总是会出现这样的场景。

“我晕,哪有这样诅咒人的!?”乔瑜娅斜了她一眼,“你就不能往好的方面想想啊?”

“当我没说过。”她吐了吐舌头,“睡觉。”

花萱翻个身闭上眼晴,心里却更加不安了。这时,手机铃声响了,可惜不是花萱夏的来电,而是乔瑜娅的,不用多说就知道是谢楷阳打过来的,虽然天天相见,但还是每晚一通接近一个小时的电话,似乎恋爱的热情对于他们来说可以一样。花萱夏一直等到了凌晨过五分,还是没有等到凌溪影的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关机键,这是她的习惯,在睡觉前都会把手机关机。

凌溪影把宋桦芊送到家了自己才打车回宿舍,这时已经凌晨过五分,凌溪影插上手机充电器开了机给花萱夏打了过去,恰巧,花萱夏的手机刚刚关机。错过,或许只是那么几秒钟,但却在心里延长成永恒。

大学的双休日总是来的很快,一晃就过去了。花萱夏正在和凌溪影通着电话,脸上的笑容不自觉的就加深了,“难治型癫痫病症嗯,我待会儿还要洗衣服呢。”

“不用自己洗,拿回家我给你洗就是了。”

“我才不想那么麻烦呢,再说了你又不是我的佣人,多不好意思啊。”

“好,看来萱儿长大了,也不用我操心了啊,我马上就过来接你。”

“嗯,好,路上小心。”

“待会儿见。”

“拜拜。”

花萱夏挂掉电话,默默的走出寝室,站在阳台上看着那发芽的百合花傻笑着。“萱儿,想什么呢?”乔瑜娅正在阳台上晾着自己的衣服。

“我在想它什么时候才能开花。”她郁闷的望着那嫩绿的花苗。

“肯定不会的,我都上网查过了,那根本不是百合花的嫩芽,就是一种草而已,没看见它已经停止生长了吗?”乔瑜娅笑道,“我就跟你说了不要买吧。”

“是吗?反正无聊嘛。”花萱夏摸了摸那几根两寸长的绿芽,“就算只是草,那也是我自己养出来的。”

“待会儿他就要过来接你了吧,你去准备准备吧。”

“准备什么啊?”花萱夏想了想好像没什么要收拾的。

“可以化化妆啊,换件漂亮的衣服啊,弄弄头发之类的,总之,就是要时刻漂漂亮亮的。”乔瑜娅挂上最后一件衣服一本正经的说道。

“哦,对了,我还没有洗衣服呢。”花萱夏缓过神。

“你看看上面,我都给你洗好了。”乔瑜娅用撑衣杆指了指花萱夏浅紫色的内衣。

“小娅真好,我真。但是,我自己洗比较好,因为你不能陪在我身边一辈子,我总有一个人的时候,所以我要学会独立。”花萱夏严肃起来,觉得自己是被身边的人宠过头了,所以才很多事情都做不好。

“好啦,别在这儿卖乖了,赶紧去准备,要学习的事情多着呢,比如服装搭配,还有化妆,那些都是姐妹们教你的,都学会了吗?”乔瑜娅把她推进寝室。

“是,我马上去准备,再给您朔州专科癫痫病医院,这里治疗效果好检查。”花萱夏无奈的摇摇头,这些她倒是一点也不感兴趣。

花萱夏弄好头发时凌溪影便已经在宿舍的门外候着了,只是身旁还站着一位模样甜美的儿,花萱夏觉得似曾相识,但是又想不起来了。

“萱儿好漂亮。”凌溪影拥住花萱夏在她的耳边暧昧的说。

“她是谁?”花萱夏红着脸看了看宋桦芊一眼。

“萱儿,我是宋桦芊,我们可是旧识呢,你小的时候总是叫我芊芊姐。”宋桦芊甜甜的一笑,花萱夏的脑海中便出现了左尚谨的身影,她又想起了那天,原来是见过一面的,但是,眼前的这个女孩和左尚谨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哦,是吗?不好意思,我忘记了。”花萱夏并不在乎失忆的事,那时还小,有些事情总是很容易接受,毕竟有个人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其他的人也不会有人刻意提起。

宋桦芊与凌溪影和花萱夏吃过饭便自己回去了。一个人走在繁忙的街道中,再怎么隐藏依然是形单影只,今天只是想和花萱夏打声招呼,毕竟以后还是会经常往来的,不是吗?

一个俊美的站在路灯下已多时,像是在着什么人。宋桦芊愣了愣,走近他,“等我吗?”

“嗯。”左尚谨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宋桦芊单薄的身上,“下了。”

“谢谢。”宋桦芊红着脸说。

“叔叔让我好好照顾你。”他为她撑起伞。

“如果他没说呢?”难道他对自己好只是因为爸的叮嘱吗?

“他说了。”左尚谨没有任何表情。

“花萱夏在十三年前失忆了,她不记得我了,也不会记得你!”她的心骤然间剧痛,“为什么你不能忘记她和我开始呢?”

“那有什么关系。”左尚谨眼神中闪过一丝怜爱,“对不起,别哭了,我只是无法抗拒自己的心。”

雨愈下愈大,她靠在他的怀里,大声着。同在一个屋檐下,却各自处在端点处。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