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内容详情

屈吴牧歌(中篇小说连载・1)-

时间:2021-04-05来源:逐浪文学网 -[收藏本文]

     十六岁那年,命运的狂风把我像一粒秕糜子一样吹撒在屈吴山下的一个小山村,在这个小山村里一待就是十年。十年的时间是很漫长的。在这十年里,发生过许许多多的事情,随着时光的流逝,许多往事或被忘却,或被尘封,或被淡化。但那一段牧羊的经历,那首《哎……王家的哥》的“乱弹”,却随着岁月的推移而时时凸现在我的脑海里。
  (一)
  我之所以放羊,起因还是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听了我们村子上的羊把式秦山在山梁上吼唱的一段“乱弹”。
  那一年的秋天,天气连阴,但真正下雨的时间并不多。往往是干早上毛上一阵子细雨,整个一天天气都是雾沉沉的,形成“毛山罩”,真是“早雨不多,一天的罗索”。毛山罩把山梁沟峁及村庄经常笼罩在迷迷��鞯脑莆碇小�
  俗话说:“吹风下雨是庄稼人的节,放羊娃娃下成个鳖。”这种天气,一般是不出工的。
  一连缓了几天,心情就有些烦闷。我拖着仍然疲倦懒散的身体,顶着昏昏沉沉的头,没精打采地出了门,一边是为了出去散散心,一边也是为了给我们知青点的炉灶解决燃料问题,就去村庄背后的老牛沟里挖了一捆黑柴。尽管我将黑柴秧子全部剁掉,但秋里的黑柴含水量比较高,比冬天的黑柴份量要重得多。我撅着尻子,腰弓得脸面几乎要挨到了脚面上,顺着山梁中间的盘盘路背着柴捆吃力地向前挪动。翻过一道崾岘,就到了村庄所在的这条大沟边的山梁上.这时,从沟对面的那道山梁上传来一声尖细苍凉的吼唱:
  哎……
  这一声“哎”的后音拖得很长很长,就像是翻过一道山梁又越过一座山峁并在山沟里打了几个转转的一股山风,它或高或低,或粗或细,或大或小。这个音调听起来很入耳,很美,在这灰��鞯摹⒖砝�空旷的山沟间久久地飘荡。那笼罩在梁峁沟壑里的一团团的云雾,也好像被这拖得长长的颤巍巍的吼唱声所震动,它们缓缓地向四处飘散,对面山梁的半山腰里隐隐约约地显现出星星点点的羊只和披着沙簸箕的牧羊人小小的身影。
  我在盘山路上仔细地选择了一个坎坎子,把尻子撅得高高的使劲把柴捆搁上去,利用身体的后靠力夯着柴捆缓下,也好乘此难得的机会听一阵子对面梁上牧羊人唱的“乱弹”。
  这拖了不知多少节拍的“哎”声刚结束,紧接着连气都没有换一下,就跟着一句有些急促的“王家的哥……”
  沟底里�t你�t困了眼,王家的哥,
  梁顶上连个影影子都�t不见,王家的歌;
  你把羊群儿断了个远,王家的哥,
  想你的人儿干瞪眼,王家的哥。……
  不知从哪一团云雾中钻出来一只老鹰,凑热闹似的在牧羊人的头顶悠闲地盘旋。它舒展的翅膀连一次都不扇动,自由自在地在天际间滑翔,一会儿一折回,一会儿又一折回,好像是在有意识地为牧羊怎样治疗婴儿癫痫人唱的“乱弹”打着拍子。
  鹘鸬雁南飞哟连成个线,王家的哥,
  风吹雨打哟线不断,王家的哥;
  想见你的面面个泪花花淌,王家的哥,
  难道你把妹妹一点都不想?王家的哥;
  上山的骡子哟下山的马,王家的哥,
  我为你挨了一顿打,王家的哥;
  只要他能打哟我就能挨,王家的哥,
  只要你天黑了早些个来.王家的哥;
  麻杆杆不是个顶门的,王家的哥,
  你也不是个哄人的,王家……
  突然,这凄凄切切、惜惜惶惶的“乱弹”像是被剁了一刀,“咔”地断掉了。这时,只看见刚才还在云层中悠然盘旋的那只黑鹰,像是发了疯似地箭一样斜斜地从半空射了下来。几乎是在同时,沟底里一只土黄色的野兔跳出草丛,没命地跳跃逃窜,黑鹰那吊得长长的利爪就悬在它的背上……我不由自主地为利爪下拼命逃窜的野兔担忧,一使劲,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前一倾,竟然完全忘掉了被我用后背夯着的柴捆。柴捆失去了平衡,从坎坎子上滚了下来,利用这一滚动所形成的惯性,柴捆向山下滚落。这时,背上的麻绳还结结实实地把我和柴捆捆绑在一起,我的意识还没有完全反映过来,就被滚落的柴捆带着向山下滚去,一直滚到沟底。好在这道山梁的坡度不是太陡,我缓的盘山路离沟底也不是太高,要是在前面不远处的那个崖坎子上,从那里滚下去,我这条还属青春少年的小命也就可能不复存在了。
  那只凶狠的黑鹰和那只可怜的野兔的争斗场面在我的视线里完全消失了。当然,那牧羊人的“乱弹”再也听不见了。我不顾面颊上和胳膊上被黑柴划破皮渗出的血迹,吭吭吃吃地解开捆柴绳,把黑柴重新捆了一遍,又撅着尻子、弓着身子吃力地背着柴捆前行。
  “杂怂!”
  我像当地人那样骂了一句脏话。究竟是骂谁?是骂没事找事从草丛中跳出的野兔?是骂凶残暴戾的黑鹰?还是骂好端端地把我正听得入了神的“乱弹”停住不唱的牧羊人?我自己其实也不清楚。我后来分析,只所以出现那“饿鹰扑食”的惊险一幕,很可能是那只躲藏在草丛中的兔子耳馋,竖起耳朵听牧羊人的“乱团”,被盘旋在头顶的黑鹰发现而惹来了杀身之祸。不过,那只兔子要是真有本事,紧要关头来一个“老兔蹬鹰”,那该有多精彩啊!
  虽然牧羊人的“乱弹”被它们的争斗搅扫了,但我还是为能在这灰��鳌⑹�漉漉、让人心烦意乱的倒霉天气里听上那么一阵子“乱团”感到很舒心,很过瘾。尽管我也为此付出了“滚坡”、受到皮肉之苦的代价。
  (二)
  羊把式秦山不是村子里的老户。他的老家好像是在陇南一带。听说他是困难年代逃荒要饭来到我们这个村子的。那是一个飘雪的冬夜,看场老汉听到狗咬,就从场窑里撵了出来,看到看场狗在沙河里对着一个黑疙瘩在咬,看场老汉撵到跟前,发现是一个人,他用癫痫治好需要多少钱?手在鼻子上一试,还有气,就把他连拖带拽弄进场窑里,几个烤熟的洋芋和一杯热茶救了秦山的一条命。
  当时,村上有一户姓冯的人家遭了横祸:两口子在挖窖时窖塌了,双双被掩埋,留下了一个八岁的男孩。在料理完这家人的后事后,队长正为那苦命的冯家娃没人拉扯而犯愁的时候,秦山的到来,倒使队长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他作主把冯家娃拜给秦山,秦山在村子里落户,入住冯家。这真是老天爷的有意安排,秦山就成了冯家娃的干大,成了冯家两孔窑的新主人,成了我们这个具有较强的包容性的生产队的新社员。
  得知秦山在老家放过羊,队长就把队里的羊群交给他掌管,冯家娃就跟上羊群打梢子。秦山倒也没有辜负队长的知遇之恩和托孤之情,他把个羊群掌管得顺顺当当,也拉扯冯家娃一天天长大。听说包括队长在内的好多村里的热心肠人都给秦山提过亲,其中有寡妇,也有因种种原因架住没有及时出嫁的大姑娘,但都被秦山推脱。有人说他有病,也有人说他在老家有婆娘。究竟啥原因,谁也说不清楚。
  秦山的放羊把式在我们这一带小有名气。有人还把他说得神乎其神,说他能听懂羊的话,羊也能听懂他的话。我真正见识他的把式高超,是那年秋天在塬上拔糜子时看他带着羊群来抢茬。
  抢茬就是让羊在已收过的粮食地里搜吃没有收拾干净的粮食。这羊抢茬就跟人过年一样,是最幸福的时候,抢过茬的羊就像腊月里的猪一样被追肥了。抢茬是最能显示牧羊人把式高低的。大多数羊把式们都老老实实地在远处等待,等收割粮食的人把把子捆掉,把捆子摞掉,才把羊群赶进地里,这时候的羊们也只能搜腾吃一些“残汤剩菜”,就这,那些馋羊还动不动在粮食摞摞子上叼吃粮食。而秦山可谓“艺高人胆大”,�i糜子的人刚一下趟,他就带着羊群进到地里。当时,糜子地里堆满了刚刚捆住的糜件子和还没有来得及捆的糜把子。秦山手里提着捻线的拨陀在前面走,他的羊群像军队里的排雷兵一样在刚�i过的糜子地里寻吃遗弃的糜穗,它们对嘴边的糜件子和糜把子瞅都不瞅一眼。秦山手里悠悠然地捻着线,嘴里还和那些在地里拔粮食的婆娘们开着肚脐眼子以下的玩笑,那架式其实就是对自己放羊把式的一种展示和表演。
  那一天在糜子地里,我照样被所有下趟的人远远甩在后面,就是那些婆娘娃娃,她们拔粮食的速度也比我快得多。在拔粮食的时候,我往往都是所有下趟人的垫底,任何人都可以从我的身上对比出他们的优越。这个时候也是我遭受歧视最严重、挨骂最多、心情最沮丧的时候。但是那一天,秦山带着羊群抢茬,他在我旁边搁下捻线拨陀,蹲下身子给我接趟。他这一帮,我就和后面的人基本拉齐了。虽然这半截接趟说到底也解决不了多少实际问题,但是秦山是在我最困难、最无援的时候不但没有歧视我反而伸手帮助过我的人。
  在最困难、最无援的时候伸手帮助过你的人,是永远不能忘记的!
青岛哪家癫痫病医院,靠谱  第二年夏天,队长派我往屈吴山的羊群送东西,我很是兴奋,心想我可以利用这一机会请秦山再唱一段“乱弹”。自从那次听了秦山唱的《哎……王家的哥》的“乱弹”后,我就对“乱弹”产生了较为浓厚的兴趣。我还特意带了笔和笔记本,准备把秦山唱的内容记下来。在山上,我受了到秦山和他的干儿子的盛情款待,秦山从别的羊圈弄来一碗羊杂碎招待我。可当我提出请他唱一段“乱弹”时,没想到他的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嘴里嘟囔了一句:“心里泼烦得像啥一样,有啥唱头哩!”
  这就叫“自讨没趣。”我尴尬地脸没地方搁,眼睛直直地盯着锅台上一个罐头瓶子里几株红颜色的小花。机灵的冯家娃赶快给我介绍:这叫山丹花,屈吴山上长下的,但羊能上去的地方都被羊吃掉了,只有在羊攀不上去的地方才能挖到。冯家娃说:“看你这么稀罕,就把它送给你吧!”我连连向冯家娃道谢。
  第二天,我吆着牲口,端着冯家娃送给我的那一罐头瓶子像火苗一样红的山丹花,悻悻地下了山。
  (三)
  那一年秋里,秦山一个人赶着两群羊下了山。他把他的干儿子冯家娃“嫁”掉了。
  秦山在屈吴山放羊期间,给干儿子说了一门亲事,那是后山里一户家底好的人家,掌柜的也是个羊把式,老婆养了一疙瘩女娃娃。人家有心,秦山有意,两亲家一拍即和,把冯家娃“嫁”过去做了招女婿。
  冯家娃走了,这就缺了一个放羊的。秦山天天找队长要人,可队长安排了好几个他认为合适的人选,都被人家以种种理由推脱。队长窝了一肚子火没处发,秦山再找他时,他就把秦山一顿臭骂:“你这个驴日的,谁叫你把你碎大打发掉?”秦山也不是饶爷的孙子,他问队长:“你那么稀罕他,咋不招他给你当女婿?”噎得队长半天泛不上言来。
  说老实话,我当时真是盼着队长找我,他要安顿让我去放羊,我保证立即应承下来。可是,队长不找我,我也不能自己找着上杆子。我不是担心别的,倒是担心村子里那些专爱欺侮人的人说我是摸奸溜滑,害怕干重活,拣轻松活干去了。但只要是队长安顿的,也就把他们的臭尻子塞上了。
  这放羊人确定不下来,队长也没辙了,他在村里实行了一次真正的民主,主持召开社员大会,民主推选放羊人。在那间四面透风、冷得像冰窖一样的破教室里,队长如数家珍般历数放羊的好处和队里的优惠政策,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工分满记满算,出工时一天补助一斤糜子,一年补助一斤清油,还要发一双军用黄球鞋等等。可是全村那么多的青壮劳力竟然对队长的宣传鼓动无动于衷,没有一个人被队长所罗列的优惠政策所打动,既没有人自告奋勇,也没有人推荐别人。队长气得对着那豆子大的煤油灯猛抽旱烟,一会又在板凳腿上把烟锅子磕得“啪、啪、啪”山响。
  我爬在教室角落里一张破课桌上昏昏欲睡,朦朦胧胧中耳畔又传来《哎……王家的哥》那苍凉的吼唱声,脑海中显治疗癫痫较为专业的医院现出屈吴山上盛开的火红的山丹花;那蓝蓝的天上飘动着的朵朵白云和绿茵茵的草地上滚动着的白云般的羊群……
  那一点点可怜巴巴的灯苗被队长的烟锅子全部吸了进去,被当作会议室的教室里一团漆黑。
  队长扑扑簌簌地摸出洋火点着了灯.脸上一脸怒气。我观察他好像要宣布“散会”,这时,从教室角落里发出一个声音:
  “我报名!”
  这个自告奋勇、毛遂自荐去放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