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内容详情

一样的阳光

时间:2020-10-21来源:逐浪文学网 -[收藏本文]

羑河纪实之一0六

一样的阳光

文生

在一个小谷院外的路口上,老人们坐在一起闲聊,有穿老棉袄的,有穿旧军大衣的,有穿旧羽绒衣的,也有穿的象蚕样的新羽绒衣的,在石头、水泥墩、木头上坐着,一聊就是半天,土话说是聊了一晌。

老人们随着太阳光的移动轮流依次更换坐位,说了一通谁谁家的孩子在外面混的啥样后,说大家日子过的有好有差,但是人年纪大了后,都是晒一样的阳光。

是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人们继续说:

人和人晒的阳光不一样啊,有的还在城里辛苦打工,有的是在城里逛公园。

俺也想出去打工,只是钱太难要回来,不如在家坐着。

要是以前……。

要是以前,咱们这年纪是不能晒太阳的,地里忙的很:积肥、修水利、平整土地,现在呢,没有人积农家肥了,都用化肥了;没有人平整土地了,好好的地还分的鸡零狗碎;水利都坏的差不多了,要靠天吃饭了。

瞧你说的,当年你年轻时,平地、深翻地和修水利时,你还不是私下里瞎话多多,深仇大恨似的。有人揭老底。

所以现在你说不如在家坐着。被揭底的人回敬。

那时候真不懂事。

不是不懂事,是太懂事了。那时候干和不干一个样。

还是不一样,好好干的,也的有机会被推荐出去,有事时人们也待见你。

身份不好也白搭。推荐出去的都是干部子弟。现在好,想出去就能出去。

那是你的孩子都大了,不用你操心,能在这里说闲话。要是象老林那样,十几块钱的活也做。

要是俺的孩子也象他的孩子那样,考上了大学,再苦俺也愿意。

要是你的孩子还没办事,你还能这样晒太阳?

现在娘们也不在家纺线织布纳鞋底了。

有那功夫去打工,能买好多双鞋了。

不不,功夫都用在打麻将上了,要不就是在一块传闲话。

城里的娘们都在跳广场舞。

咱石林黑塔村的老娘们跳的舞在公社里也有名呢。

就是象过去跳忠字舞那样一窝蜂的跳。

现在是全民跳,比打麻将还厉害。

打麻将是十亿人民九亿筒,还有三亿等红中。

晋城癫痫早期如何治疗ahei', sans-serif; line-height: 28px;"> 跳广场舞是十亿人民九亿跳,还有三亿等着逃。

逃啥呢?

广场舞扰民。

同样是跳舞,人和人就是不一样,有人一月大几千,有人等着拿几十。

再过几天你就六十了吧?

盼着呢。日子过的有好有坏这正常,手指头一样有差别,俺也不眼热。一样的阳光下,现在有的在天上,有的在地下,差别实在太大。

还是早年好,那时大家过的日子差不多,可以说是在一样的阳光下。

俺可不想回到是宁要资本主义的草,不要社会主义的苗时代。老文你咋说?

老文静听人们乱七八糟、思维跳跃的说,被点了将,说,现在那样的逻辑还在,很多人还是向往资本主义。

其实那年月好多人私下里也这样说。

不过说来说去,梁园虽好,不是自己的家。

就是。

俺还记着过去讲苗草时,还说八级工资制是资产阶级法权,现在啥说?

现在还有八级工资制?都三级工制了:包工头、大工和小工了。俺也在厂里打过工,过去厂长拿着没有一个八级工人高,现在十个八级工还没有一个厂长拿的多。

俺想起来了,那时还说要批唯生产力论呢,还有批经验主义。按说那时挨批的是正确的,现在是不是也正确?

有的说是,有的说不是,还有说不清。大家让老文说说。

老文说,这个话说起来就远了,怕大家不爱听。

你放心说就是,俺们也是听着打发时光。

老文说,那年头大家学马列著作,学毛选,学社论,文章都是不长的,谁还记着?

那时是有点文化的在上面有口无心的念,下面的人不是打瞌睡就是说小话,又过了四十多年了,谁还记着?

老文面向一个人说,你那会儿年龄不大,兴许现在还记着,给我们说一点。

俺记着那会儿说,共产主义社会是物质极大丰富的社会,可实际上讲的是越穷越革命。让人糊涂。

就是。现在说大家要实现共同富裕,俺们啥就没有看到?

老文说,不富的原因在于生产力还不够发达。

不够发达?

老文问,就你那一亩三分地能种出啥来?

过去能种出好多东西,就说老岗家吧,解放前,他们家里就凭南岗上有块小玉米地,不也盖了房娶了媳妇?

现在老岗到城里住了!现在种一亩三分地,不用算也知道亏本,可不种地又能干啥?就是看大门的工作也不好干,得会用电脑哩。

你可以扫马路、洗碗呀。朝阳沟上唱了,就是当个服务员,也比农民强的多……

武汉市癫痫病正规医院ndent: 2em; font-size: 15px; color: rgb(0, 0, 0); font-family: arial, 'Microsoft Yahei', sans-serif; line-height: 28px;"> 现在也是呀。扫马路,小地方没人说话还不中;大地方想干就行,可养不活人。

那也比种地强。

就是,现在不出去打工根本不中。

老文问:要是种三十亩地呢?

多少能挣点,也就打个工的样子。

要是种三百亩呢?

应该能过上富裕日子吧。

那不就是地主了?

俺看一百亩就够了,多了忙不过来,种的粗放。

过去有两百亩地就了不得了,解放时地没收了,以后又批斗的没完没了,一直着斗到三中全会前,三代都打光棍。

老文说,现在不是了,地是公家的。

会不会被重新打倒?

老文说,不会。

为啥?

老文说,地不是他的呀,地是大家的,大家流转给他种,他还的向大家交地租,大家才是地主。

俺想开了,把地流传出去,也当当地主,过过收租的瘾。

问题是那里能有那么多地种?

东边平原那儿有不少村搞。

要是咱们村也这样搞,那村里十来户人家种地就够了,大家都去喝西北风?

不中!凭啥有人能种三百亩地?没地的人吃啥?

大家去打工呀。

俺想种那么多地的人也不安心。

有人眼红?

当然有人眼红,主要还是种那么多地的人是心里不踏实。

政策不变都快四十多年了,中央也宣布到时延长。

政策俺放心。是说有人会随时把地抽回来,人家也没有办法只能答应。可是地一抽,机械化作业就不中了,种那多地只能靠机械作业。

俺必须有能随时抽回地的权利,不能上班了,还要凭这点地生活呢。

你要交了失业保险就没事了。

本来就挣的不多,还要扣钱?不中。

这个,俺听说有的村是集体发包的,个别人想抽回来,可以,就给他边角地块,不影响大块地。

宝鸡治癫痫病好的医院?-indent: 2em; font-size: 15px; color: rgb(0, 0, 0); font-family: arial, 'Microsoft Yahei', sans-serif; line-height: 28px;"> 还有地的流转费也越来越高,种地多的还想退地呢。

都是种别的闹的,风险太大,也不保险。种粮食,价上不去,挣不了多少。

那还不如规定只能种粮,起码还能拿到流转的钱,实在不行,还能拿粮抵。弄别的,干不好,老板跑路了,钱也打了水漂,地也坏了。

对,规定只能种粮,不能做别的。

老文说,过去是几家人种一个地主的地,现在是一家种好几家人的地。大家想法多,人家也为难。

现在国家也不征税了,集体呢也没有多少,可是为啥分地后,只光景了几年就不中了?

真没记性,分地后,税费越来越多,把人都快抽干了。

不收税费是新世纪后的事了。不收税费后也不中了。

老文说,现在人们只知道分地好,不知道如果没有那时生产队打下的底子,是不中的。还有化肥、品种。

对的,现在打的粮,如果去了化肥,良种,不见得比过去打的多。

地越来越贪化肥,不上化肥不中。

你上农家肥呀。

太累人了,再说,谁知道地明天是不是自己的?

都这么多年了,还不知道政策不变?

知道。是人变懒了,再变勤快就难啦。过去把麦地收的干干净净才种玉米,现在留着麦茬子就种上玉米了。

这是科学。

现在已经没过去打的粮多了,好多地不种粮了。

如果集体还在就好了。

老文并不吃惊,知道一些老年人认为过去好,继续听人们闲谈。

要是好,人们也就不会象搞那样把地分了。

老文你说,过去为啥只能守在地里干活?

这还用说?路线错误吧。有人抢着说。

老文说,这只是一个原因。

还能有啥?

老文说,现在看来,当时就是城里安排不了城里人,城里人还要下乡呢。农村更是只能把人们捆在地里。

原来是这回事,革命的名义下面有现实的困难。

能出去打工,也是城里有了空岗,要是城里没有岗位,农民还是只能种地。

现在谁还种地?人们都不想种地了,自己种,还真不如包给人家收的多。不过菜地还得有。

大家不想种地了,地又不能不种,只好让大户搞粮。

日照哪个医院看癫痫最好(0, 0, 0); font-family: arial, 'Microsoft Yahei', sans-serif; line-height: 28px;"> 为啥咱村没有大户?

地太零碎,集中难。

人太精,只好都小打小闹。

村里有了新铁路,人们的想法就多了。

现在牛也不养了,太熬人,不合算,也没人会用牛了,早就有人用铁锨翻地了。

没办法,四周种上庄稼的话,拖拉机开不进去。

拖拉机的价钱太高,犁小块地比大块地贵多了。

你说,要是有人能包上一二百亩地,以前的水利设施能不能用上?

老文说,大户合作起来,应该能吧。要不就各家打机井。

那你说,要是象以前那样,一部分人上班,一部分人搞副业,一部分人种地……

老文说,现在就是这样,等于走了一圈又返回来了。其实少数村就是这样搞的。

南街村、辛庄村就是这样,比咱们强多了。

当年他们是包到组的。

咱们当初非得包到户?

老文说,不是,是可以包到队,可以包到组,也可以包到户……,就看人们的想法,不强求一律。

咱村分地分的晚,比别的村晚了一年吧?

俺看两年也有,俺去公社上高中时,南岗那边的人家牛都分了。

咱村水利条件好。

是跟不上形势。其实人们闹的要分。

分了地后,也有人家过的还不如不分地时。

那是他们没劳力,又不会种地。

种地啥都得懂,太难了。

有啥难的,王小二过年看隔壁,种地无非也是这样。

说的轻巧。在城里你只要通一样就行,拉砖的不管砌墙,砌墙的不管抹墙,抹墙的不管铺砖……,铁路上的警察,只管一段。

就是,种地需要懂的太多……

老文觉着人们认为种地不赚钱、太累才不想种地的,保留地是为了后路,这回又从人们口中得知,种地需要的技能高,高技能只能用在种一亩三分地上,当然不行。

从前,人们做了大事。现在,咱们老了,是修了水库还是修了啥?

不说了,说了一晌午了,晒了一样的阳光半天了,该回家了。

羑河纪实系列为原创

2018年1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