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内容详情

我是的情感世界:天堂在左,肉身在右

时间:2019-10-12来源:逐浪文学网 -[收藏本文]

  我这辈子特佩服那种活得有目的性,有方向感,冲劲十足的人。他们明确的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坚持什么,身上背了一条不撞南墙不死心的犟筋。就算撞了南墙,撞的头破血流也要上;撞得粉身碎骨,再拼起来打了绷带还会上。

  我不行,耳根子软,心里不笃定。听人劝,吃饱饭,没事干洗洗睡了,也不长吁短叹,没心没肺的小呼噜还能打得热火朝天。

  举个例子,17岁那年我买羽绒服,我看上了一身火红红的长款鸭鸭,我娘偏说龟壳绿的那款更符合我的独特气质。好吧,那阵子我还是个愣头青,八字缺火也却心眼,我跟我娘说,龟壳绿也行,就是那个绿帽子我不待见。我娘说,你看帽子是可拆卸的呀,买了吧,你一个大小伙子,穿一身红色在街上晃悠,跟一个大炮仗似的多瘆人!

  好吧,那就买吧,反正我一向是个不能坚持日记600字寒假主见的人。后来,我发现这款鸭鸭羽绒服居然是双面穿的,于是我就把我讨厌的那一面穿在里面。此后多年,鲜有人察觉,我常常在大学纷扬的冬天,头顶一款绿帽子的内胆。

  这事上,我发现我是一个特别不喜欢明枪明炮对着干的人,就算喜欢的路不能走,喜欢的物不到手,我也能偷偷摸摸的向我心仪的生存方式,表达某种崇高而隐晦的敬意。

  到了高中文理分科时,我跟我妈的意见又出现了分歧。我妈是会计出身,后来做了人民法官,按说应该的珍爱生活,热爱文艺的女青年。可是我妈说,学文科太空泛,还是学理吧,将来搞技术,有一技之长傍身,走到哪里都能活下去。

商丘市看羊癫疯好的专科医院>  我象征性的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我说,娘啊,可是我对学文是真爱啊,以后要是能做法官……我娘立马展现出一位民事审判庭优秀调解员的基本功,笑盈盈的对我说,儿子,你宅心仁厚,公检法这种麻木不仁的地方,根本配不上你!

  于是,我被她一记温柔的捧杀冲昏了头脑,笑盈盈地的背上了新书包坐在理科班的大课堂里。

  虽然情感作家苏岑多大年龄我没去撞文科的南墙,但是也不妨碍我偷偷摸摸的跟我的学文真爱在南墙下幽会。

  那阵子,我们在理科班,一样吟诗作对,一样学Bamboo seven 喝啤酒、白酒、葡萄酒,一样成立诗社和文学社,一样搞辩论赛和演讲比赛,不务正业的日子过得飞快,我于是顺利长成一名科大的自动化专业的新生蛋子。

  大学也一样,我想跑图书馆,偏偏加入了学生会。我想搞乐队,偏偏进了篮球队。通常的情况是,我搞完联欢会,就去图书馆借本书看看,比赛赢了球,就跑上舞台唱首歌。

  到了大四,又要面临择业和考研。

  我娘说,你上班吧,家里条件不好。我在电话里说:“好的。”放下电话就给自己报了一个辅导班——还是法律硕士的考研辅导班。

  由于这辈子头回瞒着家里干这样的大手笔,每天鸡贼的勤奋的不行。那时候,班上到处青春靓丽、求知若渴的女同学,一个假期的辅导班上下来,我愣是一个姑娘的名字都没问来。

  统考过后,我问我娘,要是我能上研究生怎么办?

 看癫痫病应该选择哪家医院 我娘说,没事,真是能上,把咱家里房子卖了把你供出来。

  我因为大学成绩还说的过去,比较顺利的在一家研究院找到了工作。等到出了成绩,不等我娘卖房子,我就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录取通知书自行了断了。这辈子,坚持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最坚决,最接近的一次,就这么静悄悄的溜走了。

  于是我就进了这家研究院,根红苗正的工科男,从此一门心思的搞技术——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我在检验检测、鉴定评审的同时,开始慢慢的写随笔和小说,甚至后来在读研深造的那几年也一直没有放弃。两手都在抓,两手都不软,如果写出一篇技术论文,就马上奖励自己写一篇小说;如果随笔发表了,就想着能不能申请一个技术专利。我从2013年开始写小说,连续出版了多部图书作品。其中小说集《晚安,我亲爱的人》获评当当网五星好书,热卖了好几十万册。拿到版税报告的日子,我恰巧也评上高级工程师。我的长篇小说《一生小班教师随笔30篇有你》上市第8天就成为当当新书小说榜的冠军,2017年,这本长篇小说在清华大学开机被翻拍成电影,即将上映。长期默默坚持的写作习惯,让我这个机械工程师不但出版了自己的小说集,还投资成立了一家出版公司,甚至开了一家书店。

  米兰·昆德拉在小说里写:“生活在别处。”仿佛天堂永远是住在我们隔壁的某个地方,伸开双臂,无法碰触,踮起脚尖,遥不可及,一个庸俗的肉体茫然无措又神经兮兮。而我又是那种天生软柿子的人,一辈子不想坚定不移的朝着自己喜欢的方向冲,不想犟筋,不想撞南墙,不想热泪盈眶。

<癫痫怎么治疗好p>  我只能说,我喜欢偷偷摸摸的向我喜欢的生存方式表达敬意,苟且偷生,好死不如赖活着的爱着,羞怯着,骚扰着,在不能中不舍,在不舍中不执。后来我知道没学文也挺好,一样阳光普照,后来我知道没读研也挺好,一样带雨春潮。到最后,我发现了我居然成了工程师里最会写小说的,写小说里最会打篮球的,打篮球里最会唱卡拉ok的那个人的时候,这个世界奇妙了。

  有些幸福和认同注定不是拼来的。天堂在左,肉身在右,与其四顾无望的茫然追逐,不如凿壁偷光,让自己活得柔软而敞亮。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吴用听了他的话,才点头表示:“那行,你既然提了,那肯定是有初步计划了,你先说来听听合不合适?”龚大人有点小心的询问:“我们能不能就在另一侧的内外城门外划一块地来堆肥?”那边的位置更加靠南,温度的变化也会更明显一些,更适合作为一处堆肥地,只是那个比较靠近城门,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同意。听到他说出了那个地点,吴用也皱了皱眉,那个位置自己也不敢随意答应他们,毕竟离内城太近,到时候影响普通百姓的生活就不好

2019-10-12

卡西利亚斯很难缠,只要有一丝多玛姆之力尚存,他就能够继续重生,而且他本身的实力不弱,即便是凌霄也只能抓住出其不意的机会,才能够很快的杀死甜文短篇微小说他一次,而当他有了准备的时候轻度异常脑电图危害,想要杀死他就难上加难了。半空中的凌霄施展出种种手段,抓住机会就重创卡西利亚斯一次,绝对不给他去阻止斯特兰奇的机会。没错,刚才在空中的他已经注意到了下面斯特兰奇的动作,就目前而言,整件事

2019-10-12

1292剑神之躯!这是第二次,叶帆施展唯有剑意解体,才能使用这招剑意!与之前和莎莉叶大战相比,如今的叶帆,身体素质和剑意深度,都得到了提升,剑意解体后的威力,自然也会有显著提升!狂暴怒涌的剑意,让叶帆身体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条经脉,甚至每一块骨头,都酥酥麻麻,这比原先第一次,倒是痛苦减轻了

2019-10-12

“要不是有你,我们这次就完了,不仅不可能进入洞府,还会被碧霞宗那帮不要脸的小人算计!”“白师妹,我已经决定了,从今天开始,你就取代少宗主,成为我

2019-10-12

何意绘怎么也不不愿意面对现在的状况。她一直认为自己是幸运的,事实也是如此,谁能在仅有的一次生命中,因为懊悔和痛恨便可以推倒重来?谁能在多出的一番人生中,还有逆天的金手指加身?即便重生以来,很多事情不尽如人意,事情也

2019-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