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第六章 寂静的聊天室【简单的喜欢你】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时间:2019-09-12来源:逐浪文学网 -[收藏本文]

第六章 寂静的聊天室

李逊白在房间写作业,进来,慈爱地说:“小白,吃饭了。”

“哎。”李逊白应了一声,站起身来。

妈妈得仰着头才能看到儿子,她笑了笑,“小白,你又长高了几厘米吧?”

“妈,爸回来了么?”李逊白拉着妈妈的手,走出房间。

他硬是让妈妈坐下:“妈,你辛苦,我来给你盛饭。”

“哎――”妈妈满足地看着儿子,然后说,“你今天要加班,刚打了电话回来,让我们先吃饭。”

李逊白把妈妈和自己的饭都盛了上来,妈妈并不急着吃,而是沉吟着对儿子说:“小白,你也不小了,妈妈想问问你,如果我下岗了,你怎样想?”

李逊白愣了一下,看着妈妈:“妈妈,你真的要……”

他其实是为妈妈担心。

谁知道妈妈误会了他的意思,她苦笑了一下,说:“如果妈妈下岗,那家里的收入将大大减少,那我们的生活……”

说到这里,妈妈顿了一下,“我和你爸爸都没什么,反正什么苦都吃得,但是,你……”

“妈妈!”李逊白把一只手放在妈妈的手上,“你根本不必担心我,不管你做了什么,我和爸爸都是支持你的!”

他猛然想起那天妈妈晚归时和爸爸说的一番话了。

当时妈妈坚决地对爸爸说:“我想好了,假帐不做,让她撤我职好了!”

妈妈开始吃饭,脸上 还 是在苦笑:“现在,我就是什么都不做,她们也不会放过我。”

“为什么?”李逊白实在是为妈妈担心,不由得惊叫起来。

什么叫不放过妈妈?

难道妈妈会有危险?

“哦,你不懂,大人的事情很复杂的。”妈妈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这时,李逊白听见门铃在响,他以为是爸爸回来了,忙跑去开门。

门一开,他愣住了――外面站着七、八个人,男女老少都有。

“你……你们……”他刚要问这些人找谁,忽然看见了严阿姨在这群人中间。

严阿姨说:“小白,你妈妈在家么?他们都是我们单位的同事!”

“哦,我妈在家,叔叔阿姨你们请进。”李逊白礼貌地说。

李逊白帮着妈妈招呼客人,让他们坐下,又帮着泡茶,严阿姨对妈妈说:

“他们硬是要来找你。”

妈妈对那些人说:“你们看,我也没办法了,我和你们一样,都被她列入下岗名单了。”

“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来找你。我们知道,你和那帮腐败分子不是一伙的!”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对妈妈说。

妈妈听了,无语地低下头。

严阿姨走到妈妈身边,拉着妈妈的手,说:“只有你才是我们大家的希望,因为只有你具体了解他们都犯了哪些罪行!”

妈妈抬起头看着这些期待的目光,李逊白看到,妈妈的脸是苍白的。

治疗癫痫病很长时间,为什么没有好转?

老人也走上来,语重心长地和妈妈说:“小何,从你刚工作到现在,我是看着你走过来的,你人品正,又很老实。你能眼看着这帮腐败分子把我们这个大公司给整垮么?”

妈妈 还 是不说话。

李逊白紧张着看着这一幕。

严阿姨继续说服着妈妈:“要想挽救我们公司,只有一条路,把那些败家的腐败分子送进牢里!小何,你起草一份揭发材料,我们来签名,行不行?”

其他人七嘴八舌地议论道:

“是啊!不然我们就没有生路了。”

“太不象话了,银行每年几千万贷款都被他们挥霍得干干净净,现在倒来让我们下岗!”“这是什么世道啊?腐败分子一个个都成了先进、模范、社会知名人士!”

这时,李逊白看到妈妈无助的眼光竟然转向了自己,他犹豫片刻,便走了上去,拉住妈妈另一只手,说:“妈妈,如果他们真的是坏人,我觉得你应该去揭发。”

老人看着李逊白,眼睛一亮;“好孩子,说得好!我们国家有希望!”

他竟朝李逊白竖起了大拇指。

妈妈的手冰冰凉,她终于对老人说:“老田,谢谢你们这么信任我,我……我愿意试一试。”

李逊白紧紧地抓着妈妈的手。

这些人临走前,老人郑重地握着妈妈的手:“小何,我们公司上百号人,就拜托你了!”

他们都走了,妈妈叹了口气。

李逊白不解地问妈妈:“妈,你怕什么?不是有法律吗!只要他们违法了,就要……”

妈妈做了一个制止的手势,有气无力地说:“你不懂这件事的严重后果。”

李逊白不甘心,又接着说:“妈妈,我觉得他们都很诚恳,特别是那个老。”

妈妈说:“是啊!老爷爷是老志愿军,在朝鲜战场打过仗,他的性格疾恶如仇,他从6年前开始,就到处上访告林总贪污腐败,可是,因为证据不够,反倒……唉――”

“那妈妈你一直 还 和林总那么……”李逊白想说的是“密切”,他从妈妈的话中听出来了――原来妈妈早就知道林总是个腐败分子了。

“那么好,是吗?”妈妈看了他一眼,“其实我们的关系只是上司和下属关系。她比较信任我,可能是看中我诚实,不会欺骗她。”

李逊白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坏人也喜欢诚实的人呀!”

妈妈微微一笑:“你说得对,她那个人,的确够得上是个坏人!”

“妈妈,你不是也看不惯她吗?那就揭发她吧,把她做的违法的事情都说出来!”李逊白说。

妈妈又叹口气:“小白,她不是孤立的一个人,他们是一帮人,妈妈是怕斗不过他们啊!”

这时,李逊白和妈妈都听见了爸爸上楼的脚步声,妈妈忙叮咛说:“小白,刚才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要向爸爸透露,知道吗?”

李逊白向妈妈点点头。

他虽不理解妈妈为什么要让他这样做,但他相信妈妈有她的理由。<拉萨治疗癫痫去哪里好/p>

妈妈又忙着给爸爸热饭,李逊白回自己房间上网。

不知为什么,他很想找雨荷聊聊。

QQ上没有雨荷,他很失望,就去了雨荷的论坛。

雨荷的论坛又添了个计数器,上面显示出――

有2人在这里欣赏小雨中的

“2人?除了我, 还 有一个客人,是谁呢?不会是灰灰快跑吧?”他心里嘀咕着。

罗独独这几天见了谁都要热情洋溢地说一说雨荷的论坛――

“好漂亮哦,好有意境哦!我好喜欢哦!”

她见人就不停地这么说。

他细心地查了一下QQ列表,灰灰快跑并不在线,于是他的心快乐地跳起来―― 一定是雨荷又关了QQ,在这里装修她的坛子!

小雨中的荷花,你能出来跟我聊聊吗――

他发了一个帖。

很快,雨荷的QQ头像就闪了起来――那是一个长发的卡通女孩。

“我们去BM聊天室。”雨荷说。

他立即进入BM,然后去聊天室里静静地等候。

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他像一只候鸟,在这里守候着雨荷。

雨荷始终没有来,或许是被什么事情给缠住了。

再等等吧――他告诉自己。

进来了一个人,竟是动感恐龙!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现在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丁小寒――尽管现在是在网上,尽管丁小寒此刻是叫“动感恐龙”。

刚才家里发生的一幕,令他看到,丁小寒的,也就是那个林总,是个道貌岸然的卑鄙的女人。

而且这个卑鄙的女人目前正在或是将要伤害自己亲爱的妈妈!

他下意识地想拔腿就跑,忽然又想到了雨荷――她会不会来这里扑空呢?

这时,他收到了雨荷发来的QQ:“有点事,很快就去,等我!”

他只好等着。

动感恐龙也静静地呆在聊天室里,大概也在等着什么人吧?

忽然,屏幕上有淡绿色的问候显示出来了――“HELLO!”

是动感恐龙在和他搭讪。

“我等人。”他冷淡地敲了几个字过去。

“我也是。”对方说。

他没有再敲字。

等了一会儿,动感恐龙说:“唉――,等不到,我走先!”

他长舒一口气:“再见!”

对方打了个“8”就出了聊天室。

紧接着,雨荷就进来了。

“你来了!”他迎了上来。

“哇,今天好安静啊这里,啊白菜?”雨荷说。

“让我等这么久,要罚你!”

“嘿嘿,刚才和一个小在讨论我的论坛装修,所以……”

“小朋友?”

“是啊,一个PC高手哦!西安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

“哦。”他漫应道。

“刚才,你一直是一个人呆在这里?”雨荷忽然问了一个问题。

“哦,遇到了一个。”

“是美眉?”

“是。”

“呵呵~~一定是喜欢你的美眉哦。”雨荷笑他。

“不会吧,只是偶然碰面。”他打了个吐舌头的鬼脸过去。

“她可爱吗?”雨荷忽然又问。

李逊白无法回答雨荷的无聊问题,于是就干脆告诉她:“你大概认识,丁小寒,我们班的。”

“哦,是她呀!蛮可爱的么。”雨荷用赞美的口吻说。

“是么,我怎么从来没觉得?”李逊白忽然感到心里有一股怨气涌上来,不由得就打了这样一句话。

雨荷好象愣了一下,接着又说:“唉――,今天心情不太好哦。”

“我也是,所以才来找你聊天的。”

“你想和我聊什么呢?”雨荷耐心问他。

“小时候的事情,忽然都冒了出来。”

“幼儿园的时候?排排坐,分果果,呵呵~~”雨荷打了个笑脸过来。

“妈妈天天骑自行车带我上学,了,妈妈和我一起摔到地上~~”

“后来呢?”

“我哭,妈妈就说对不起~~”

“你妈妈真好!”

“然后妈妈把我放在车上,又骑,又摔跤~~”

“我在静静地聆听!”

“关于小时候的印象,几乎都是妈妈和我跌跌撞撞走过来的。那时觉得自己委屈,现在才知道,谁最辛苦。”

“是妈妈!”雨荷说。

“因为你只是疼痛而哭,而妈妈却是心痛,比你要痛十倍。”雨荷接着又说。

“雨荷,你好理解我!”他由衷地说。

他又对雨荷说:“说说你的妈妈吧。”

“她哦,也很疼我,不过,方式和爸爸不一样,嘿嘿~~”雨荷说。

“怎么不一样呢?”

“爸爸宠我,她就对我严格一些。总之,她不如你妈妈温柔的大概!”

一提到自己的妈妈,他又有些情不自禁了:“是啊,我妈妈太温柔了,以至于令我担心。”

“担心什么?”

“担心她受到坏人的欺负啊!”

“不会吧,你妈妈不是小孩子啦!”雨荷嘲笑他。

“你不明白的,妈妈最近遇到了些麻烦。”李逊白有些烦躁起来。

“哦?能告诉我么?看看我能不能帮助她。”雨荷真心实意地说。

“谢谢你的好意。”李逊白觉得雨荷很透明,这样的话居然能说得这么认真。

“我说的是真的。也许,我有办法的。”雨荷坚持道。

李逊白说:“大人的事情,很复杂。 还 是不说了它了!”

“也是!”雨荷说。

宜春癫痫病要治疗多久

“我看到一道测试题,挺有意思的。”雨荷转移了话题。

“是什么呢?给我做做看。”

“就是问你哦――你对异性动心是在什么时候?快速抢答!”

“幼儿园时代吧……好象!”他一边笑一边敲字。

“哇!原来你早熟儿童啊。”雨荷毫不留情地嘲笑他。

“呵呵~~”

“那,她叫什么名字呢?速速抢答!”

“好象不怎么记得哎!”他忍住笑。

“薄情郎!”雨荷又骂他。

“给你一骂,偶又想起来了,她好像是叫甜甜吧。”

奇怪的是,就是现在,他似乎 还 清楚地记得那个又甜又软的声音:“李响……”

“大名呢?”雨荷问他。

“不知道。”他老实交代说。

甜甜就是甜甜,连都是这么叫的,也许这就是那小丫头的大名吧。

他只是记住了她的声音,而她的模样,他是一点也想不起来的了。

“那,你说说你和甜甜是怎样……那个的?”

“那个什么?”

“初恋啦!”雨荷倒是理直气壮。

“初你个大头啊!该说你的初恋了!”

“我么,西西~~很巧,和你一样,初恋是在幼儿园的时候。”

不用看雨荷,李逊白就知道她是怎样一副揶揄的神情。

“那他叫什么?”他学着雨荷刚才的语气,问她。

“记不得了!”雨荷似乎也在学他。

“薄情妹!”

“给你一骂,偶想起来了,他叫呆瓜!”

“大名?”

“真的不记得。”

“跟呆瓜初恋,有意思?”

“ 还 好啦。呆瓜是才子加帅哥。”

“怎么说?”

“呆瓜的个子是全班最高的――大概有一米三。”

李逊白几乎要喷笑。

“高吧?每次看他,偶都是仰视,累得很。”雨荷补充道。

“高!那,他有什么才呢?”

“呆瓜画的画可是全班最棒的哦!”

李逊白有些不服气;“要是呆瓜和我一班,肯定被偶比下去啦!”

“你会画什么?”雨荷“小心翼翼地”问。

“恐龙!”李逊白自豪地说。

“呆瓜也是!”雨荷“果决地”说。

李逊白告诉雨荷:“现在我心情好多了,谢谢你。”

“那你明天来我论坛参观哦,有新的东东哎!”雨荷邀请他。

“那里每天都有新的变化,真好!”李逊白由衷地说。

他意外地看到,雨荷没打招呼,忽然就走了――就想是被一阵风吹跑的一样。

“难道是电脑死机?”他也疑疑惑惑地下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