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汉服留韵小说体

时间:2019-09-12来源:逐浪文学网 -[收藏本文]

阳光懒懒的照耀着大地,与我在后院消暑,跟我讲的事:

“阿柔,你来。”父亲抱了一本书,看到某处便叫母亲过去。

“怎么了?”

“中华民族有56种,55种都有自己的服装,可我们汉族却…”

“我们没有吗?”

“不,我们是有的。”

“是旗袍吗?”

“不,它叫做汉服。看,们的传统服装。”

母亲接过书细细翻看,书上的汉服图样或简单如轻盈的襦裙或繁复如华美的凤袍,件件都有自己的特色,但唯一的特点是它们都精巧至极。

母亲见了甚是喜欢,轻轻地抚摸着泛黄的纸页,下定了决心,定要让这美丽的汉服流传下去,不至于湮没在悠悠历史长河中。

昏黄的油灯衬着窗外的明月,相映成趣。母亲坐在窗前缝着披帛上的花纹,又一次不小心扎破手指后,终于做成了一件淡青色的汉服,母亲将做成的新衣小心翼翼的换上,将本就温柔的母亲衬的更加宁静与优雅,竟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模样。

母亲细细梳了头发,按照书上的图示,梳成了垂云髻,再配上父亲亲手为母亲做的蝴蝶流苏簪,真是美极了。

“阿玺,好看吗?”母亲在正在看书的父亲前面转了一圈,六米长的裙摆顿时像花儿一样绽放开来,母亲笑靥如花,父亲眼中满是惊艳,是说不出的惊喜。

“阿柔,真好看。”父亲牵住了母亲的手,细细的打量着。忽然,父亲像是发现了什么,想要看看母亲的手,母亲似乎是知道了什么,但父亲终究是父亲,力气要大些,母亲没有办法,只得放弃了挣扎。

“阿柔,这…这是你为做汉服留下的吗?”母亲的手上竟有许多针眼,父亲颤抖的声音是满满的心疼与自责。母亲本是富家小姐,只一眼就看上了父亲,可父亲当患上癫痫病3年,请问患上癫痫病能得到治疗吗?时只是个穷书生,母亲不顾家中长辈的反对毅然决然的嫁给了父亲,与家中断了联系。自此,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母亲学会了洗衣,做饭与缝纫,即便经过了几年的练习,但还是因为做汉服而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被扎了许多次手,但她仍然没有放弃,因为它是中华民族众多奇葩中的一朵,更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更应该将它传承下去!

“阿玺,没事的。”

“阿柔,这几年苦了你了。”

“阿玺,你我既是夫妻,自当不离不弃,互相扶持才对。”

父亲紧紧的抱住了母亲,银白色从堂门前洒落在他们身上,久久的似是成了雪人一般,风吹过,母亲的裙摆与父亲的衣衫交织在一起,如蝴蝶嬉戏般。岁月静好,母亲想,若时光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

太阳渐渐西斜,原本燥热的空气似乎被过滤了一般,清爽了许多。

“姣服,我们回屋吧,该吃晚饭了。”母亲先往屋中走去,我看向母亲的背影,阳光将她的影子拉长,生出了一种寥落之感。自父亲去世后,这是母亲第一次同我讲她与父亲的故事,我本来以为母亲会十分伤心,但相反,母亲很平静,我很奇怪,直到很久之后我才明白。

第二日,母亲将我叫到她的房中,拿给我一本厚厚的书,我感到十分奇怪,心想:母亲怎的拿书给我呢?待我翻开了几页之后,才明白,这就是那本让母亲爱上汉服的书啊。我向母亲道了一声,便回到自己的房中细细品读起来。

汉服可真好看,衣领,衣袖抑或是裙身,都绣上了或简或繁的花纹,有山光水霞,莲叶,锦鲤戏水;汉服也分了许多种,或交领襦裙,对襟襦裙,袄裙…繁复多样,精美无比;再看头饰,双凤纹簪,蝴蝶流苏簪;发型也多种多样,双平髻,朝天髻,十字髻等等,虽极其繁复,但却十分精致好看。

我轻轻地翻着页脚已微微卷曲形成一个个小三云南哪家癫痫病医院可靠角,也如当年母亲一样,拿起了便放不下了。良久,母亲到我房中来递给我一本册子,里面全是母亲亲手制作的一块块小小的布,布上绣着精美的图案。美得像一幅画。

“姣服,你选一样吧,然后自己去挑选布料,是时候该给你做一件汉服了。”母亲待我选好了图样,领我去了家中的裁缝店。我挑了匹烟紫色的蜀锦,交给了母亲,母亲略加思索,点了点头,走到了缝纫机前,开始为我做汉服。

我就开始盼呀盼,常常好奇的向店内张望,可我看到的,只有母亲佝偻的背影和戴着老花镜的恬静的侧脸。

“姣服,快来试试。”母亲将做好的汉服递给我,我不会穿,求救似的看向母亲,母亲无奈的笑笑,走过来帮我换上。

乳白色的内衬外是黑紫相间的的襦裙,但黑色只在襦裙的领子上。上面绣着我不知道但十分好看的花纹,余下的都是烟紫色的,母亲又在最外面加了一层纱,并在纱上加了些亮片与白色的珠子。紫色的蜀锦光滑柔软,穿在身上,动一下便神奇的“流动”起来,似是银河一般,感觉自己将整个银河穿在了身上,我轻轻的转了一个圈,宽大的裙摆顿时散开来,这下便真真的是将夜空穿在了身上。母亲关上了灯,裙身竟发出了微弱的光芒,我惊异的看向母亲,母亲笑着,指了指裙子,我撩起了最外层的纱细细端详着,这才发现那些看似寻常的白色珠子上竟然抹上了荧光粉,因此发出了微弱的光芒,而那些亮片反射了光芒,整件裙子才发出了光芒。我欣喜的一圈又一圈的转着,母亲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眼底是胜于我的喜悦。

“姣服,来,我给你梳头。”我坐在母亲的梳妆台前,母亲用的还是当年父亲娶她时为她买的铜镜,镜中人影朦胧,但却也看得真切。母亲拿起木梳,站在我的身后,缓缓的,一下一下的梳着我的长发,口中念念有词。忽然,我感觉有什么东西落在了我的头上,我看向镜中,发现母亲竟然在落泪。我急忙转过身去,不知信阳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道该如何安慰母亲,只能轻轻地拍着母亲的背。过了一会儿,母亲停止了哭泣,她拉我坐到床上,又向我讲起他与父亲的故事:

“阿玺,你为什么每次给我梳头时总要念着‘惊春谷清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呢?”

“因为我想和你一起度过,走完余生啊。”

原来母亲刚刚口中念得就是这个啊,触景生情,总是免不了落泪。母亲擦干眼泪,又开始为我梳头。

半响,母亲为我梳好了双平髻,又从梳妆台的抽屉中拿出了一个木盒子,打开一看,里面全是父亲为母亲做的簪子。母亲挑了一只为我戴上。终于梳好了啊。我看向镜中,镜中的女孩俏皮可爱,一颦一笑间尽是狡黠的神色。

自那天穿了一次汉服之后,变越发喜欢上了我们的传统服装,不仅仅是因为它华丽多样的形式,更是因为它所承载的意义。我的梦想,是一定要将汉服发扬光大啊。

八年后。

“,快来帮这穿一下,我去看一下那边。”

今天,我所举办的“流年易逝人未老”正火热朝天的进行着。这主要是为了给已过花甲乃至古稀的奶奶们穿上汉服,让他们被岁月遮盖的容颜通过汉服散发出来。虽然很累,但看到奶奶们穿上了我做出的汉服,心中被一种名为喜悦的感情塞满了。

他们就坐在那里赏月喝茶。赏的是明月,喝的是清茶,但他们所散发的竟是一种属于年轻人的意气风发。

他们所着的汉服多是素净的颜色,月白,青色,白色,淡紫,烟灰色。但绝没有身着襦裙的,多是袄裙或琵琶袖的,多配有褙子。她们的长发被全部绾起,仅插一只步摇就已风华绝代了。不施粉黛却清丽无比。

“小,可以帮我穿一下吗,我不太会穿。”

我应了一声,走过去帮她穿好。

“哇松原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治得好!”

她眼中满是惊艳与喜悦,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如此好看。今天是“与子同袍”的后台,大家都井然有序的忙碌着,母亲也过来为年轻的女孩们绾发。

终于开始了。我与母亲一起穿着汉服看着女孩们的男友眼中的惊艳与惊喜,大抵是他们没有见过他们的女孩能如此美丽吧。男友们绕着自家的女友一圈又一圈的打量着,女孩们羞红了脸,却大大方方的把最美丽的自己展现出来。

这次女孩们的服装种类可就多了,襦裙,半身襦裙,袄裙等,颜色也多是鲜艳明媚的颜色,大红,鹅黄,紫色,粉色等;头发一半挽起一半垂在脑后;发饰也较之奶奶们多了起来;略施粉黛,就已倾城,更不用说穿上十分凸显气质的汉服了。

“妈妈,我得到淘宝造物节时装秀的邀请了!”我惊喜的叫着,冲进了房中。

母亲接过我手中的邀请函,戴上老花镜,走到灯下细细的看着,嘴中喃喃道“好呀,好呀。”我高兴极了,看了又看,突然想起来,我参加时装秀的衣服还没设计呢,赶忙叫来母亲一起来设计。窗外是深沉的黑幕,屋中却灯火通明,灯光将我与母亲的身影拉的长长的,投射在地下,美好而又温馨。

2018年9月,淘宝造物节正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忽然,原本劲爆的音乐降了下来,换成了优雅古典的丝竹声。一个个模特身着精美的汉服,撑着淡雅的油纸伞缓缓走出。我在后台激动的不行,竟差点掩面哭泣了。八年了,我的梦想啊,终于实现了。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着我汉家衣裳,兴我礼仪之邦。感谢淘宝年度新锐设计师顾姣服为大家带来的视觉盛宴!”主持人的声音响起,云雾散去,我缓缓走出,心里默念道:父亲,你看到了吗,我和母亲真的做到了!我们真的将汉服推广开来了!我一时无法控制,竟真的落下了眼泪。念道:

着我汉家衣裳,兴我礼仪之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