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第十章 群岛之战【烽火岛】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时间:2019-09-11来源:逐浪文学网 -[收藏本文]

西方塔号是一艘二级巡逻舰,配备有24英寸的加农炮二十二门,并在甲板上装有六门12英寸的短炮,这样的配置在这种级别的舰艇上是很少见的。它的船 首呈狭长状,尾部很精致,优雅地向上翘起,堪称当时群岛一带最好的船。无论用什么速度航行,都很轻松,而且非常平稳,即使顶风航行,也不会剧烈摇摆。不论 是遇上大风,只需使一个单缩帆,还是微风,需要扯满帆,它都一样稳健地前进。在这样一艘舰艇上指挥的,一定是位勇敢的船长,他无需多虑,只要扯起满帆勇往 直前就行了。由于西方塔号不像一般的三桅船那样不稳,就算桅杆折断,它也不会轻易沉船,这一优势使它在惊涛骇浪中仍能保持航速,成功地摆脱危险——这正是 利孚的船主们期待它完成使命的依据。

虽说它不是战舰,也就是说它不属于国家,是私人财产,但完全采取军事化管理和指挥。船长的军官和水手都在法国最好的舰艇上经受过考验,因此,它像军舰一样进行正规训练,纪律严明。一般的武装商船上,水手都较松散,也不像军舰那样要求水手的勇敢,西方塔号则正好相反。

船 在大约有二百五十名水手,大部分是法国的波南代人、普罗旺斯人,其余的有英国人、希腊人和科孚人,他们都精悍勇敢,熟悉海战,是天生的优秀水手,无论军 士、上士、中士都很称职,是基本的战斗骨干,至于参谋人员,其有四名上尉、八名少尉,也基本是科孚人、英国人和法国人,再加上一位大副——托德罗斯上尉, 他是位老资格的水手,富有在群岛间航行的经历,对这一带海域非常熟悉,曾驾船去过最偏远的地区,所有大大小小的港湾和岛屿他都心中有数,他甚至记得每一处 的水深数据。

他大约五十多岁,原籍是希腊希德拉岛,曾在加纳里斯和多马哲斯手下当过兵,确实是巡逻舰船长的得力助手。

炮舰的 首任船长是斯特拉德纳。它在首期航行中是相当成功的,击毁了不少海盗的可疑船只,并收缴了很多战利品,当然每次自己也有一些人员伤亡。可自从2月27日在 雷诺斯海面和海盗船打了一次遭遇战以后,人们很长时间没有听到它的消息了。因为在这场战斗中,它的损失很大,不仅牺牲了四十多名水手,而且失去了斯特拉德 纳船长——他被一发炮弹击中,死地指挥座上。

于是由托德罗斯上尉临时指挥炮舰。战斗结束后,他指挥舰艇返回爱琴岛进行修理和整休。

就在西方塔号回来后几天,大家惊讶地听说这艘船被一个叫拉古斯的银行老板用重金收购了,并派代理人前来办妥了一切必备的手续。事情进展顺利,当然它的主人就不再是科孚的商人们了,商人们并未有所损失,反而收回了一大笔钱。

虽 然换了主人,可它的使命照旧——追剿群岛间的海盗,可能的情况下,将沿途遇到的获救俘虏护送回家,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要拿下那个群盗之首沙克迪夫,把这一片 海域从他的魔掌中解救出来。待船一修好,大副就得到了沿西奥岛北部海岸航行的命令,新船长将在那里登船,他将是这艘船上“仅次于上帝的人”。

也就在同时,亨利·达尔巴莱接到那封信,邀请他到西方塔号的参谋部去就职。

当然他接受了,但没有想到等待着他的是一艘舰艇的指挥权。现在我们知道了,为什么他一登船甲板,船上立刻、列队、全体官兵持枪恭候他的到来。

以 上情况是亨利通过与托德罗斯上尉的谈话了解到的。授权他指挥舰艇的委托书已经办好。他现在在舰艇上的地位和权威是无需置疑的。再说,船上很多人都认识他, 知道他在法国舰艇上当过中尉青少年癫痫,是法国海军中最年轻、优秀的军官之一。他在希腊独立战争中英勇更使他声名卓著,因此,当他登上西方塔号时,他的名字立刻获得 一阵欢呼。

亨利发表了简短的讲话:“西方塔号的全体官兵,我明白这艘舰艇的任务是什么。愿上帝庇佑我们完成它!荣誉属于前任船长斯特拉德纳,他光荣地在指挥岗位上殉职!我相信你们!你们也应该相信我!——解散!”

翌日,3月2日,西方塔号离开西奥岛,扯满风帆向群岛的北部驶去。

任何一个水手,只要看上一眼,再航行半天,就立刻了解这艘船的价值。风从西北方向吹来,但一点不需要减少帆片。亨利几乎是立刻就喜爱上了这艘舰艇。

“这第三层帆简直可以和联合舰队中的任何一艘船媲美,”托德罗斯上尉说:“一般船只用两个缩帆时,你都可以把这一层帆张开。”

上尉这样说的意思有两层:一、它的速度是无可比似的;二、结实的帆具和稳定的性能,可以使它在其它船只减帆以免倾覆的时候,仍能扯帆前进。

西方塔号逆风行驶,左舷的篷帆向北倾斜,把一个个岛屿抛在身后。

第二天,船经过一个叫梅特兰的岛屿,1821年独立战争初期,希腊人曾在此重创奥斯曼舰队。

“我 参加过这场战斗,”上尉对船长说,“那是五月间,我们大约七十艘双桅船追赶五艘土耳其战舰、四艘炮舰、四艘巡逻舰,他们向梅特兰岛逃,有一艘想开到君士坦 丁堡去救援,结果被我们猛追以后把它炸沉了,九百多名水手一块儿完蛋。就是我亲手点燃的炸药包,那种硫磺沥青炸药包还挺好用的,船长,以后有机会我一定推 荐给你试试,用来对付一下这帮海盗。”

托德罗斯上尉高兴地讲述着水手们的辉煌战绩,这些可都是他亲身经历过的呀。

亨利接过西方塔号的指挥权后,立刻启锚北上,他心中自有打算。离开西奥岛不久,在雷诺斯附近几个岛屿发现了形迹可疑的船只,又有几艘地中海东岸的船只,在土耳其欧洲部分的沿岸遭到抢劫。或许是这些海盗害怕西方塔号的追捕而跑到那一带藏匿了。

在梅特兰海区没什么发现,碰到过几艘商船,巡逻舰的出现也没有让他们安多少心。

半个月里,西方塔号虽然经历了恶劣的气候变化,仍认真地执行着自己巡航任务。碰上了几次大飓风,连大墙上的头帆都用上了。亨利船长现在非常熟悉这条船的性能,也了解了每一个水手。他也让大家看到这位法国海军军官果然名不虚传。

在各种复杂的情况下,年轻的船长都把一切处理得非常好。他天性果断大胆,遇事沉着,不慌乱,而且富有韧性,能预见情况的变化。总之,说他是个真正的海员,就说明了一切。

三 月份的第二个星期,巡逻舰来到雷诺斯。这是爱琴海诸岛中最重要的岛屿,长十五法里,宽五、六法里,这里没有经受战火的洗礼,但常有海盗光顾,他们到港口的 入口处抢劫商船。巡逻舰停下来补充给养。该岛专门制造船,可因为害怕海盗,大多不敢开走,因此船坞里积压了许多造好的或尚未完工的船只,港口显得倒特别拥 挤。

了解到上述情况后,达尔巴莱船长继续向群岛北部前进。一路上,军官们不断向他提起沙克迪夫这个名字。

“啊!我真想当面会一会这家伙,看他有多大的能耐!至少要让我们相信确有其人!”托德罗斯上尉说。

“怎么,你不相信有这么个人吗?”亨利问。

“是海东羊癫疯医院哪个好的,船长。你要问我,我就说是不大相信有这么个沙克迪夫,从没听谁说他见过这个人!或者不过轮流当强盗头的一个代号吧!我估计那些杀了人以后把这个名字涂在桅杆上的不止一个海盗!其实,这也没关系,管它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反正都该上绞架,通通绞死!”

“这倒是有可能,托德罗斯上尉,”亨利答道:“这也说明了他为什么会到处出现!”

“说得对,船长,”一个军官插话道:“如果真是像他们说的,同一天在不同的地方看到过沙克迪夫,那是因为不止一个海盗头在用这个名字!”

“他们都用这个名字,目的就是迷惑追捕他们的人。”托德罗斯说,“不过我有一个办法能让这个名字彻底消失,那就是把所有用这个名字,或不用这个名字的海盗,只要一抓到就吊死……这样一来,就算真有这么个沙克迪夫,他也逃不脱应得的惩罚!”

上尉说得不锚,问题是怎么样才能找到他们,这帮家伙狡猾得很!

“托德罗斯上尉,”亨利问,“在西方塔号首次战役中,还有你以前打过的那些仗中,有没有见过一艘一百多吨的,叫卡利斯塔号的三桅船?”

“从来没见过。”大副回答。

“你们各位呢?”船长问军官们。

“没有一个人听说过这条船。这倒不奇怪,一条普通小船的老板,在东海岸一带是不计其数的。”

“卡利斯塔号的船长叫尼古拉·斯科塔,你们没听说过吗?”亨利又补充一句。

显然大家从没听说过。尽管他们有很多人从独立战争一开始就在这一带海域行船。

不过,托德罗斯模模糊糊地记得在美塞尼亚湾的阿卡萨港,听人说起过这个名字,这条船大约是条走私船,经常帮奥斯曼当局运送奴隶到非洲海岸。

“但不太像你刚才说的斯科塔,据你说他是一条三桅船,而做这种买卖,靠一条三桅船是不够的。”

“倒也是。”亨利说,他没有把话题继续下去。

要说他怎么想到了斯科塔,是因为他想到哈德济娜和安德罗妮卡都不见了,总让他有些想不通,这两个名字在他心中已经分不开了,想到一个,就要联想起另一个。

3月25日左右,西方塔号抵达西奥岛以北六十海里的萨莫色雷斯岛附近。这段不长的路程他们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可以想像它是多么仔细地搜寻了这一带的港湾。情况确实如此,连那些舰艇无法靠近的浅水区,都派小艇下去察看了,但仍然一无所获。

萨 莫色雷斯在战争中饱经磨难,现在仍为土耳其人管辖。虽然这里没有真正的港口,但仍然是海盗们窝藏的好地方。高高耸立的梭斯山是天然的�t望塔,从五、六千尺 的顶峰向下望去,很远就能发现情况并发出了信号,海盗们就可以在港口被封锁以前逃跑。很可能就是因为如此,西方塔才一直没有碰到任何可疑的船只。

亨利转向西北方,朝距萨莫色雷斯岛二十余海里的喀索斯岛驶去。巡逻舰逆风前进,但海面平静,船行很稳。

群岛中的这些小岛运气很好,当西奥岛和萨莫色雷斯岛受尽土耳其人的蹂躏时,这些小岛却没有受到影响。该岛居民全都是希腊人,他们淳朴善良,古风尚存,当地人的衣饰上明显地保留了古代的艺术情趣。从十五世纪起,即属于奥斯曼当局管辖,但始终未受到贪婪的奥斯曼人的侵扰。

不过,如果西方塔号不来,喀索斯就要遭受被抢劫的恐怖了。

4月2日这天,海盗们南京哪家医院能够治好癫痫病准备在岛北的港口登陆。有五、六条船,都是些单帆式的小型船,有一条配了十二门炮的双桅船。一个不善打仗的民族遇上这些海盗,只能是一场灾难。

当巡逻舰一出现在海湾,双桅船上立刻发出信号,匪船排出阵势,显然是向巡逻舰挑衅。

“他们想打了?”托德罗斯上尉叫道,他正和船长一起站在指挥台上。

“是想打?……还是想自卫?”亨利反问道,海盗的作法出乎他的意料。

“见鬼,我以为他们肯定会扯起满帆逃跑呢!”

“来吧,让他们打好了!托德罗斯上尉!就是要他们进攻才好呢,如果逃跑了,就总有一些会溜出咱们的手心!准备战斗!”

大家立刻执行船长的命令。每门大炮都装上了火药,炮弹在炮手身旁。甲板上,短炮也作好发射准备,火枪、手枪、短刀、斧头都分给大家。不论仗将怎么打,短兵相接还是深海追击,所有的准备都作好了。既准确又迅速,就像一艘真正的战舰。

巡逻舰慢慢向敌舰的阵营逼进。船长计划先攻击双桅船,来它个众炮齐发,待它失去战斗力后,再靠上去,进行肉搏战。

但不排除另一种可能,即摆出要打的阵势迷惑对方,实则掩护逃路。之所以没有跑掉,是因为巡逻艇来得快,并且立刻封锁了港口,他们没来得及。

双桅船开火了,它想先打断西方塔号的主桅杆,如果成功,他们就能逃脱。

炮弹打坏了巡逻舰的几根吊索,主桅和横桅之间的圆木被打飞了,伤了几个水手,不过并不严重,主要部位均未受损。

亨利·达尔巴莱并不急于马上还击,他下令舰艇向双桅船靠近,等第一阵炮火的硝烟散去后,它的右舷排炮一齐轰响。

说来也真是,恰好一阵风吹来,双桅船居然移动了位置,虽然中了几弹,但并未失去战斗力。

这一排炮虽未击中目标,倒也没有虚发,双桅船的移动,把另一艘西班牙式轻帆船暴露出来,挨了大部分炮弹,这倒霉的船开始往里灌水了。

“没打到双桅船,它的老伙计替它挨了!”西方塔号的水手们大叫起来。

“我敢拿我的好份酒打赌,要不了五分钟它就会沉没!”

“我看要不了三分钟!”

“瞧,水进得多顺当,就像你的酒进我的喉咙一样!”

“沉了……沉了……”

“嘿,那些家伙往水里栽得挺快,想溜哇!”

“要是他们在脖子上套根绞索,就不会当水鬼了!”

那艘西班牙式轻便船渐渐沉没了,当水漫到它的扶手栏杆时,船上的人纷纷跳进海中,准备爬上其它船。

可另外的船自顾不暇,哪里还顾得上这些落水的家伙。生怕自己逃不掉,所以连根绳子都没扔下水,那些人就只能被淹死了。

西方塔号第二次开炮,这回打中一只单帆船,不需再开炮,只一会儿,它就在浓浓的烟雾中消失了。另两艘小船看到这个局面,明白要想抵抗只有死路一条。当然,要逃恐怕也跑不过这艘迅疾的大船。

如果双桅船想救同伙,只有一个办法。只见它对其它船发了开走的信号,海盗们立刻扔下那两艘中弹的小船,逃到大船上来了。

现在双桅船上增加了一百多人,如果逃不了,还可以打一场实力相当的白刃战。

不过,就算两船人数相当,它也最好是逃走。所以它毫不迟疑癫痫病频繁发作会有哪些危害地利用速度快的优势,向土耳其海岸逃窜。到了那边,它们的船长会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藏,巡逻舰根本就找不到。

乘着起风了,双桅船扯满风帆,顾不上桅杆有折断的危险,把所有的帆扯上,渐渐离西方塔号远了。

“好哇!”托德罗斯上尉叫道,“我倒要看看它的腿是不是比我们巡逻舰的还长!”

于是,他转过身等待船长的命令。

此刻,亨利的注意力被另一个方向吸引了,他不再注意那艘双桅船,而把望远镜转向了喀索斯港口,那里正有一艘轻快船只,飞快地开走。

这是一条三桅帆船。在一阵西北风的推送下,鼓起帆驶进了港口南边的航道,因为船体轻,吃水浅而显得非常轻快。

亨利·达尔巴莱仔细观察了一阵后,把望远镜一扔叫道:

“卡利斯塔号!”

“什么!就是你说的那艘三桅船?”大副问。“就是它!要是能抓住它,我给……”

下 面的话亨利没有说出来,在那艘载满海盗的双桅船和卡利斯塔号之间,他无可选择、肩负的责任让他不能犹豫,他如果放弃追赶双桅船,肯定能赶上去,切断三桅船 的航道,堵住它,但这样做,岂不是为了个人恩怨而贻误战机吗?不,不能这样做!现在要做的就是冲上去,截住双桅船并把它干掉。好,就这样,他朝越走越远的 卡利斯塔号瞥了一眼,下令全速追击朝相反方向逃走的海盗船。

西方塔号立刻扯满风帆,翰双桅船追去,它的舰首炮全上了炮位,当距离匪船不到半海里的时候,大炮发言了。

这当然是匪船不愿听到的,因此它急忙抢风行驶,想用更快的速度把对手甩开。

这当然不可能。

西方塔号的舵手把舵轮往下一压,巡逻舰也抢风加速。

就这样持续了一个小时,用不了天黑就可以完全追上它。

这 时,西方塔号的一发炮弹打中了双桅船的前桅杆,它的速度立刻慢了下来,一刻钟后,巡逻舰从容地转到它的侧面。当驶到离它不到半链的距离,巡逻舰突然排炮齐 发,炮弹雨点般落下,只见双桅船被震得跳了起来,船身吃水线以上部分被击中,船上人员伤亡惨重,船长一看无法抵抗,只好降下旗帆,举手投降了。

巡逻舰放下小艇驶近双桅船,把上面活着的人带到舰艇上。一会儿,整条船腾起烈焰燃烧起来,接着沉入波涛之中。

西方塔号确实干了一件大好事,然而,无法从这批海盗嘴里问出任何有用的情况,比如谁是他们的头领,他叫什么,来自何处等等。双桅船长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其他的海盗也一样,一声不吭。不过关于他们确实是海盗这一点是没有错的,应该受到惩罚。

只 是那艘三桅船的突然出现和消失让亨利陷入了沉思。刚才那艘船离开的情景确实令人生疑。会不会是它利用巡逻舰与海盗船队交战时逃走的呢?如果是一艘普通的 船,何必害怕巡逻舰呢?卡利斯塔号急忙开进航道这种做法让人疑窦顿生,不禁要问它是否和海盗有勾结?尼古拉·斯科塔如果确实是他们一伙,亨利是丝毫不会奇 怪的。可惜,亨利无法知道它的去向。夜幕降临,西方塔号向南驶去。看来他没机会碰到那艘三桅船了,亨利不由感到有些生气,失去了抓住尼古拉·斯科塔的有利 时机。但他没有辱没肩负的使命,尽了自己的职责,喀索斯之战的结果是,击毁了五艘海盗船,而巡逻舰几乎没有伤亡,或许,此后一段日子,这一带海域会稍微平 静一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