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内容详情

二号街的鬼屋【一号街的幽灵猫】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时间:2019-09-11来源:逐浪文学网 -[收藏本文]

1.二年级到三年级之间

这是春假第五天的事情。

田中达也和吵了一架。

是越子不好!越子是前天开始被 寄放到田中达也家的。她竟然把他最宝贵的“小人的桌子”给弄坏了。

“我整整花了980日元哪!”

在空地上打了一天棒球,田中达也高高兴兴地回家来了。一进门,他就发现“小人的桌子”被弄坏了,立刻火冒三丈。

虽说这是谁都能做的一种用薄板做的模型家具,但这是田中达也最骄傲的作品,做得特别好。

趁田中达也不在家的时候,越子溜进了他的房间。她看到了它,想把它的屉打开,结果……

这种解释,田中达也连听都不想听。

“咚!”他上去就是一拳。

这一拳打得好厉害,越子立刻就像汽笛似的尖叫起来:

“呜呜,达也打人――”

“吵死啦,闭嘴!”

“呜呜,达也欺负人――”

奔了过来。

“你干什么呀,动手打女孩子,可不是一个好男孩。稍微让着点,好好照顾越子,我不是求过你了吗?你已经是三年级的学生了!”

“还 不是三年级。春假这段时间,是二年级到三年级之间!”

田中达也一边捡起坏了的“小人的桌子”,一边还 嘴说。

“要是这么说,越子才是幼儿园到一年级之间啊。”

“根本就没有关系。比我小、是女孩子,就可以饶过她?她要真是我的妹妹,我非揍她十拳,非叫她赔不可。”

越子是隔壁邻居的孩子,不是亲戚。

越子的爸爸为了公司的工作,到很远的地方出差去了。而她又因为马上就要生孩子,住进了医院。这样,剩下越子一个人,就被暂时寄放到了田中达也的家里。

可是越子只有前天一天是乖乖的,从昨天开始,就原形毕露了。一会儿任地说:“我是这样给我做的。”一会儿又说:“我讨厌这种东西。”说的全是让人生气的话。

田中达也的却什么都听她的。

昨晚的电视也是她一个人霸着,真没劲!还 把“小人的桌子”给弄坏了!就不能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

这是一张充满幻想的桌子啊。看着它,你就会觉得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小人就会从什么地方钻出来,坐到桌子前面去读书。所以才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小人的桌子”,才这么宝贝它。

“呜呜,我要回家,呜呜……”

见越子哭个不停,田中达也就气呼呼地喊道:

“要走你就走吧!”

却训了田中达也一顿,还 一个劲儿地哄越子。

田中达也生气地说:

“你那么喜欢越子,认她做女儿好了。反正我是个累赘,我离家出走好了!”

“别说话。”

“你认为我不敢离家出走?”

“那你就出走一遍让我们看看。”

“我真的走了!”

几句话竟把田中达也给激火了,他要做给她们看看。离家出走还 是头一次,要是被一个亿万富翁领走就好了;要不,到有码头的城市去,找一艘开往外国的船,悄悄钻进去,绕地球一圈也不坏。

田中达也开始了离家出走的准备。

他把巾、牙刷、点心装进旅行背包,还 有干面包、苹果和方便面。没事看着玩的书也没忘记。又把储蓄盒里的钱倒了出来,装进口袋。

全部准备好了。

“告诉爸爸一声吧。”

在门口,田中达也给爸爸的广告公司打了一个电话。

可爸爸不相信:

“什么,现在离家出走?离家出走是不能告诉任何人的呀!想走就走吧,哈哈哈哈……”

爸爸没当回事儿,以为他是说着玩哪。

也以为用不了两三个小时,儿子就会回心转意回来的。她冲着离家出走的田中达也摆摆手:

“请走好。”

2.幽灵新闻

田中达也一逃出家门,就跳上了一辆开往车站的公共汽车。

单程50日元。

在车上他数了一数,只有剩下375日元了。

“要是多储蓄点钱就好了,这点钱,也不够买一张到有码头的城市的车票……”

田中达也一个人在车站前乱哄哄的商店街瞎逛。

商场、电影院,电影院里正在上映一部动画片。

“真想看呀,肯定好看。”

但是一张票就是400日元,连电影也看不成。

中午饭还 没吃,他买了一个汉堡包,一边吃一边又无可奈何地回到了车站。想离家出走,可是又没有地方去。

坐在车站广场的长椅上,他想:到什么地方去呢?没了主意。

“要是到叔叔或是阿姨家去,肯定马上就会被送回来。钻到学校的贮藏室里去,也没劲……”

光照射在长椅上,鸽子在广场上四处觅食。

“要不,还 是回家吧。”

就在这时,刮起了一阵风,一张纸随风飘了起来。

他捡起来一看,上面写着《幽灵新闻》。除了报纸的名字和发行所之外,上面什么也没写,一片空白。

“好怪的报纸……”

上面报道、广告,甚至连漫画也没有,是谁的恶作剧呢。田中达也用它折起纸飞机来了。突然,他在纸飞机的翅膀上看到了发行所的地址。

“东立花市八好区二号街九十九号……”

田中达也吓了一跳。

田中达也住在八好区五号街,关于鬼屋的传说,他老早就听说过了。

学校里传得可厉害了。

――全是瞎编,根本就没有什么幽灵。

这是压倒多数人的意见。

然而田中达也却不这么认为,正因为幽灵存在,才会形成传说。而实际上,有人亲眼看到过幽灵嘛!他家边上有一家叫“八百源”的蔬菜店,店主就在鬼屋附近看到过一个怪影飘进屋里。

但谁也没当真。

因为“八百源”的店主是个酒鬼,人们以为他喝醉后看花了眼。

“幽灵果然存在。鬼屋的幽灵还 办了一张《幽灵新闻》哪,这肯定是幽灵们阅读的报纸。”

田中达也渴望见到幽灵。

反正已经离家出走了,这正好是一个去鬼屋的绝对机会。他想,碰到幽灵,可以好好聊一聊。能出版报纸的幽灵,脑袋一定绝顶南昌癫痫病医院聪明,样子不会很吓人。

田中达也以前好几次从鬼屋前走过。

他还 哆哆嗦嗦地从墙洞朝里望过哪,里面长满了奇形怪状的树,院子一片荒凉。最里面是一座西洋风格的二层小楼,已经和废墟一样。白色的墙壁肮脏不堪,红色的屋顶变成了铁锈色,窗玻璃也都破碎了。

二号街的这座鬼屋,好几次差一点就被拆掉了。可是,只要一开工,就会怪事迭起,不是工地上的人身负重伤,就是机器发生故障,每一次都是不了了之。

有人说是屋里的幽灵在作祟。

是真还 是假,田中达也决定进到鬼屋里去看看。

天还 早,反正天不黑幽灵也不会显形。没必要那么急,田中达也决定走着去,这样还 可以节省出公共汽车的车票钱。

3.小猫欧丽

田中达也走到了二号街的鬼屋跟前。

已经是黄昏了。

没有一个人阻拦他。

“变成什么样子了呢?”

田中达也把脸贴到墙洞上,正要看看鬼屋,突然听到了“呜啊呜啊”的声音。

是卖豆腐的喇叭声,它由远而近。

一听到这熟悉的喇叭声,田中达也就知道这是那个走街串巷卖豆腐的大叔。要是被他瞧见了,非告诉不可。

那就糟糕了!

田中达也藏到了一根电线杆后头。

“这一带,连一块豆腐也卖不出去……”

卖豆腐的大叔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从电线杆旁穿了过去。这里本来就够荒凉了,他一走,一个人影也没有了。鬼屋又重新笼罩在一种森森的气氛中。

天渐渐地暗下来。

鬼屋没人住,一点亮光也没有。

田中达也从围墙的一个大豁口里,钻了进去。

“没什么害怕的。要是碰到会编报纸的幽灵……”

尽管他这样想,可他的脚却迈不动步了。因为太紧张,身体都不听话了。

“勇气、勇气,男子汉要拿出勇气……”

他给自己鼓着劲儿,刚在院子里走了五六步,“嗖”,后背被一个东西抓住了!

“啊呀,幽灵出来了!救命――”

他以为被幽灵给抓住了。

他紧紧地闭着眼睛,以为这下完蛋了。但背后的幽灵却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奇怪……他战战兢兢地回头一看,只不过是背包的带子被树枝钩住了而已。

“哎呀,吓了我一跳。”

他从树枝上解下背包带,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又开始前进。

走了六七米,脚下的草丛晃动起来。

“喵呜――”

一只猫出现了。

“你别吓我好不好?”

“喵呜、喵呜――”

它把身体凑了过来,一副亲密的样子。

田中达也抱起猫一看,不是野猫,脖子上还 系着一个红色的小铃铛。这猫好熟悉啊。

小铃铛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唷,这不是欧丽吗?”

欧丽是田中达也家养的一只小花猫,去年冬天跑了。这只小猫有一双金色玻璃般的眼睛,长长的尾巴,怎么看它怎么像欧丽。连那个红色的小铃铛也是一模一样。

“让我找得好苦,原来你呆在这里啊!难怪我找不着!快点跟我一起回家吧,可惦记你了。”

才说到这里,田中达也又一想:不行。我已经离家出走了,怎么能回家呢!今晚我就睡在鬼屋,我还 想见见幽灵们呢!

“喵呜――”

小猫欧丽叫了一声,好像在说:别怕。

它站到田中达也前面,开始迈步。一边走,脖子上的小铃铛一边叮叮当当地敲响了。

去年冬天,感冒大流行。田中达也他们班上、年级里的许多孩子都患上了感冒。连小猫欧丽也得了感冒,吃了不少苦头。正准备带它去猫狗病院看诊时,它却突然失踪了。

田中达也绝望地想,大概死了吧。

他没想到在鬼屋会遇到一只与欧丽一模一样的猫。真是不可思议。

说不定它是欧丽的鬼魂呢!

欧丽摇晃着长长的尾巴,往前走着。

田中达也跟着它来到了门口。欧丽纵身一跃,从门边的一扇玻璃窗里跳了进去。

它的这个动作,让他想起以前它总是跳起来去扑窗帘,没少挨的骂。

田中达也不能走窗户。

他拉开了门,

嘎、嘎嘎嘎……

门被打开了,里面是一片漆黑。“呼”的一下,一股霉味扑面而来。他摸索着走了进去,听到小猫欧丽的铃铛声响了起来。跟随着铃声,田中达也哆哆嗦嗦地开始了鬼屋的探险。

4.就在这时,背后……

小猫欧丽的铃铛声停止了。

刚进来时,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眼睛慢慢地适应了,房间的轮廓就渐渐地显露出来。

这是一个大厅。

不知从什么地方投下来一丝微弱的光。

“怪事。一直就没有人住,不可能开灯……”

大概因为是鬼屋,房间只能够朦朦胧胧地看清楚吧。

天花板上,吊灯歪垂着,成了蜘蛛的老窝。

“真可惜呀……”

田中达也又往角落里看去,他叫了起来:“天哪,那、那张桌子……”

那张桌子,和被越子弄坏的“小人的桌子”一模一样。不过它不是玩具,虽然蒙上了一层灰,但却是一张结结实实的桌子。还 有一把椅子。

“难道说,我的‘小人的桌子’是以它为蓝本做的?”

一看到桌子,田中达也又想起了越子。现在她在干什么呢,正好是吃晚饭的时间。

“今晚是吃牛肉饼,还 是吃鸡肉米饭呢……”

田中达也突然想家了。电视里的动画片也要开始了吧,越子一个人独霸电视机,肯定很开心。

“虽然她挺批气人的,但正像说的那样,她还 是一个出了幼儿园、还 没上小学的小不点。说不定她都不明白我为什么揍她……”

他觉得有点对不起越子。

他想:“小人的桌子”做得实在是太好了,越子怎么会不想碰一碰呢?她也并不是一开始就想把它弄坏的。这么说来,的确是像说的那样,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田中达也检讨起自己的错误来。

当时自己有点昏了头,动手打人,太过头了。

虽然有点后悔,但他并没有马上回家的打算。以为他是在开玩笑的爸爸和,现在一定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了吧。

这会儿,着电话,用焦急的声音在给自己的朋友们打电话吧:喂喂,你看到田中达昆明市癫痫专业医院地址也了吗?

“啊啊,肚子饿了。”

田中达也从背包里掏出干面包和苹果。他把苹果在裤子上擦了一下,就连皮啃了起来。

咯叭咯叭、咔嚓咔嚓。

咯叭咯叭、咔嚓咔嚓……

这声音听起来非常响。

可是苹果和干面包却填不饱肚子。

“对了,我还 有一盒方便面。吃面包吧。可是必须找个地方烧点开水。”

田中达也特别喜欢吃方便面。

“厨房在什么地方呢?”

他东张西望。

“喵呜――”

小猫欧丽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摇晃着长尾巴。

在这里,在这里……欧丽回头看了田中达也一眼,尾巴一左一右地慢慢晃了两下。

小猫欧丽把他带到了楼梯边上,厨房就在这里。

它至少要比田中达也家的厨房大四到五倍。

碗柜里排列着各式各样的锅子、水壶和盘子。

要什么有什么。

要是有这么大的厨房,该是多么高兴啊。

没有自来水管,是水井式的压泵。握住手咔嚓咔嚓地往下一压,冰凉的水哗啦啦地涌了出来。

他把灌满了水的水壶,放到了煤气灶上。

这时,他背后一个影子似的东西蹿了出来,但他一点也没发现。

5.摄影师木材叔叔

“有没有火柴呢?火柴、火柴……”

田中达也在煤气灶和碗橱里,找起火柴来了。

可是没有找到。

碗橱里,红茶的罐子呀、袋装速溶咖啡的瓶子呀、方糖盒子应有尽有。咖啡杯子就有五六只。

幽灵也喝咖啡或红茶吧。

要是喝,也要烧一壶开水吧。

“幽灵是怎么把煤气点着的呢……用火球‘啦’地点着的吧。逃出家门时,要是带一盒火柴就好了……”

当时光顾着生越子的气了,怎么会想起火柴?唉,带方便面没带火柴,实在是一个大失败。

“我真是一个大笨蛋!怎么会带没开水就不能吃的东西呢?这里水也有,水壶也有,煤气灶也有,可就是没法烧开水。呀,对了,也许……”

他想起了什么,急忙翻背包。

他记起来了,去年区上举行父子远足活动时,在赤峰高原的展望台上,他捡到了一把盒子坏了的火柴。记得当时塞到了背包里面的一个口袋里。

“找到了!”

在,在。一共有五根火柴。

没想到它们会在这时派上用场。

他打开煤气,“嚓”地划着了一根火柴。

但煤气却点不着。

大概是长久不用,煤气眼堵死了吧。

又划燃了一根火柴,咝――,还 是没点着。

“奇怪,莫非说没有煤气?”

田中达也歪着脖子,划着了第三根火柴。可能是幽灵没付煤气费,被煤气公司把煤气给停掉了。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背后响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没用,没用。就是再划几根火柴,也点不着煤气。要知道,这里是鬼屋啊!点煤气也要有决窍。”

幽灵出来啦!

田中达也强忍住,才没从地上跳起来。

他哆哆嗦嗦地回过头去。

一个影子站在后面。

不对,不是影子。他还 有脚,还 穿着一条黑色的皮裤子,不大像一个幽灵。

“谁,是谁?”

田中达也上牙撞下牙地问道。

他的脸看不清楚,下巴的子乱蓬蓬的,眼睛是圆圆的。戴着一顶鸭舌帽,肩上挎着照相机。

这个人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

“啊,想起来了!”

田中达也这一叫,那个 男人的圆眼睛变得更加圆了。

“这不是田中达也吗,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叔叔,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男人,是爸爸任职的那家广告公司的木村叔叔。他是位年轻的摄影师,还 到田中达也家来玩过几次呢。

“没对你爸爸说,我们成立了一个‘幽灵研究会’,专门研究幽灵。为了拍一张幽灵的照片,每天晚上都到鬼屋来转一圈。可幽灵就是不肯露面。这个鬼屋里肯定有幽灵,这是幽灵们集合的地方。听得见他们悄声说话,就是看不见他们的模样。”

木村叔叔歪着头说。

“今天中午,我离家出走了!在车站广场,一张破纸飞到了椅子跟前。一看,上面写着《幽灵新闻》,发行所写着二号街鬼屋。我就摸到这里来了。我老早就对它产生兴趣了,有意思,幽灵还 能编报纸!”

“嗨,你在车站前面拾到《幽灵新闻》?《幽灵新闻》是我们‘幽灵研究会’出版的报纸,每星期一次。因为会员少,一共只印了十张。你怎么会在车站前面捡到呢,想不通……”

木村叔叔百思不解。

田中达也好失望。

原来《幽灵新闻》是“幽灵研究会”的人办的、他明白为什么《幽灵新闻》没有文字了,因为没拍到幽灵照片,也就没必要配上文字说明了。

“要是能拍到幽灵就好了,再进行一次采访,比如问问他们是如何变成幽灵的啦,幽灵如何生活的啦。今晚会不会遭遇幽灵呢……他们肯定就躲在鬼屋的某一个地方,真遗憾。”

“我要住在鬼屋,我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来的啊。”

“一个人住在这里?这可叫人担心。说不定幽灵很可怕。我明天一早就要上班,没办法和你一起住在鬼屋;‘幽灵研究会’的其他人,今晚也来不了……”

“我不怕,能挺过去。”

“要是被幽灵抓走,变成一个幽灵怎么办?一旦变成了幽灵,说不定就再也变不回来了。虽说幽灵不用上学,到哪儿去玩也不用花钱,整天兴高采烈的,但你还 是要好好想想。你爸爸也一定在担心哪!”

“爸爸还 鼓励我离家出走哪。我离家前,给他公司里打电话。他就是这样说的。”

“这真让人为难。他们没有想到你真的会离家出走吧。呀,已经这么晚了。我要走了,我还 是给你爸爸打个电话,告诉你在鬼屋吧……”

“可是你要告诉他,不到早上我不回去。离家出走,要是不在外面睡一个晚上,就没脸回家。”

“我懂。好,就这么说定了。”

“谢谢木村叔叔。”

“我来给你点火吧。这煤气罐是‘幽灵研究会’的伙伴们为了喝咖啡,才移进来的。”

木村叔叔打开煤气灶下的一个门,里面装着一个煤气罐。他拧开开关,用打火机点燃了煤气。

6.要是变成了幽灵……

木村叔叔一走,屋子里又重新恢复了死寂。

一点声音也没有,只有水壶里的水发出呼呼的声音。

田中达也打开方便面的盖子,把壶里的水倒了进去。三分钟就可以吃了。

周口治疗癫痫去哪家医院靠谱

“这房子里,有多少幽灵呢?他们凑到一起,说些什么呢?一起玩吗……”

田中达也羡慕起幽灵来了。幽灵不论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嗖”的一下 就能出现、就能消失、自由地来去。

“要是只在春假里变成幽灵,我就变一回试一试。”

方便面好了。

田中达也开始吃了起来。

一边吃,一边还 在想着幽灵吃饭的事。

“幽灵肚子也会饿吧?”

可能不饿吧。因为幽灵的肚子是空的,不会饿。乍一想到不错,但细细一想,却不是那么一回事。

你想啊,到了四下飘香的饭店,到了蛋糕店门口,你肚子不饿多没意思啊。

田中达也不是一个好吃的人,但要是没了食欲,人活着也没劲。幽灵最吸引人的地方,还 是他们什么地方都能去玩。

就是在游乐场玩一天,所有的项目也都不用花钱。因为别人看不见,看棒球比赛也不要票。坐在球网后面或是“巨人队”的椅子上也没人发现。

坐新干线“光”号旅行,坐船或是飞机去外国,当然也是免费。

也不需要零花钱了。

玩一整天也没人骂你。

可是每天干什么呢,偶尔一两天还 挺有意思。一星期不就是因为只有一个星期天,才有价值吗……

变幽灵的事,还 要再好好想一想。要只是春假这段时间变成幽灵还 可以。如果永远地成了一个幽灵,就没劲了!

大人的幽灵,也没意思吧。没工作,也不能吃好吃的东西,还 没人理睬。

幽灵为什么要呆在这个世界上呢?

是为了吓人?

可比幽灵吓人的东西太多了。比如疯狂的摩托车呀汽车呀,一下就能把人撞成重伤,甚至撞死。

要不就是他们要干一个特殊的工作?

这倒从来也没听说过。幽灵就是不工作,也不奇怪。这个世界上即使是有一个对社会没什么贡献的人,也没关系。至少幽灵不工作就没关系。

“真好吃!”

一边这样想着,田中达也一边吃光了方便面,连汤也喝得干干净净。

“要是幽灵出来,我有好多事要问呢!”

田中达也自言自语地说。

“喵呜――”

小猫欧丽叫了一声,尾巴摇晃起来。

它向旁边的房间跑去。它像是要带他去什么地方,说不定是带他去幽灵的地方吧。

田中达也紧跟在它的后面。

不知从院子的什么地方,传来了猫头鹰的叫声,咕、咕……

7.画框里的幽灵老爷爷

小猫欧丽进到了隔壁的一个大房间里。

房子正中是一张大圆桌,还 有十把椅子围着。

欧丽把田中达也领进屋后,就不见了。

铃声消失在院子里。

田中达也胆怯地打量起屋子来了。墙上挂着一副画,是一个长着白子、戴着黑眼镜、穿着和服的老爷爷的“肖像画”。画是装在一个画框里的。

“这个老爷爷是谁呢?”

看上去好像挺了不起的。大概是这幢房子的主人吧。

房子一边放着一架油印机,旁边散落着一些《幽灵新闻》。拿起来一看,上面一个字也没有。

和他在车站前面拾到的一样。

“幽灵研究会”的人是在这个房间里印《幽灵新闻》的啊……

这时,田中达也的背后有一个人在说话:

“净干这种无聊的事。”

他一惊,回头一看,一个身着和服的老爷爷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他的身后。

他长着白子,戴着黑眼镜,手里还 拿着拐杖。

“老爷爷是……”

“我是幽灵啊,成为幽灵还 不到十五年。因为我被收在了画框里,平时伙伴们就管我叫画框幽灵。不过我常常钻出来。今天,到车站对面一个伙伴处去办事,出去是,因为手纸用光了,就顺手带了几张《幽灵新闻》。不想途中却被风给吹跑了。”

其中一张,就被田中达也也捡到了。

难怪木村叔叔不明白为什么会在车站捡到《幽灵新闻》,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田中达也看了画框一眼,画框上的肖像已经没有了。

画框里一片空白。

“老爷爷,你为什么在我面前显形,而不在木村叔叔他们面前显形哪?木村叔叔也不是坏人。”

他对从画框里钻出来的幽灵老爷爷说。

老爷爷一点也不像幽灵,眼睛好慈祥。

“问得好。我知道‘幽灵研究会’的人都是好人。八百源的主人也好,摄影师木村也好,以及其他 的五六个人,都在认真地研究幽灵,对我们格外看重。这值得好好谢谢。但我们却不喜欢拍照片,不喜欢被采访。”

老爷爷接着说:

“幽灵们常常到这幢房子里来。幽灵可多了,像住在学校杂物室里的杂物室幽灵、在公园破电车里安家的是车幽灵、住在郊外林子里的林子幽灵,还 有以澡堂烟囱为家的烟囱幽灵。还 多着呢。还 有住在那家马上就要改建成超级市场的电影院里的黑暗幽灵,快要倒闭的酒场的酒窖幽灵……”

他得意地说:“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常常到这里来。”

他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

“能让大伙感到安全的地方,只有这个地方。有时聚到一起,商量点事情……我之所以在你面前显形,对你说这些,是因为你是一个孩子,懂得幽灵的心情。你刚才吃那碗奇怪的面条时,不是在想,‘这个世界上即使是有一个对社会没什么贡献的人,也没关系’嘛。这让我好感动。”

给幽灵老爷爷一表扬,田中达也不那么紧张了。

“你们商量什么事情呢?”

“搬家呀。商量是不是搬出东立花市。住的地方没有了!没多久,旧学校的杂物室、澡堂、电影院就要被拆除了。城尽头的那片林子也要被砍掉,建一个住宅小区。公园里的电车成了废物箱,酒场的生意不好,酒窖也早晚有一天要被扒掉。都是让人伤心的话题。”

幽灵老爷爷说,他变成幽灵时,城里还 有四十多个幽灵。

从十年前,幽灵就开始减少。

现在就是把幽灵老爷爷算在里面,也不过只有八个了。

只有五分之一了。

剩下的八个,也保不住了。

“幽灵们住在这幢房子里不行吗?”

“我们也是这样想的。可这幢房子也要被拆了,要造一幢十层高的公寓。唉,真是遗憾啊,就这么一个幽灵聚会的地方。”

“你们不能阻止他们拆房子,保住鬼屋吗?”

“不是传说幽灵们闹鬼,一次又一次阻止过拆房子的行动嘛。”

田中达也问。

“以前我们幽灵多时,是阻止过他们。但现在我们数量太少了,需要干的事又太多,我们的力量不够了。这幢房子是我盖的,有许多愉快的回忆,实在是不愿意让它变成一座公寓。”

老爷爷坐在了椅子上。

他一边摸着桌子小孩半夜抽搐怎么办,一边这样说。

“我成了幽灵,就不是房子的主人了。总捣乱也不是一回事,这回我是死心了。我们要找一个能让幽灵安心生活的地方,只好搬家……”

“别泄气,再加把油。我一定尽力支援你们。木村叔叔也会站在你们幽灵一边。”

田中达也希望老爷爷改变主意。

没有幽灵的地方,多没意思。

“谢谢。我心里真高兴。等我搬完了家,我们再见面。我好高兴啊,你和我这样的老爷爷成了好朋友,还 听我讲故事。”

“真的?你真的做我的朋友?”

田中达也高声叫道。

“像你这样不怕幽灵孩子,我还 是头一次碰到。这房子里你喜欢什么,就搬走吧。反正也要拆掉了。”

田中达也说,他喜欢刚才那个房间角落里的那张与“小人的桌子”一模一样的桌子。

他还 把与越子吵架、离家出走的事告诉了老爷爷。

“喜欢就搬走中。这张桌子我用了好多年,还 很结实。你长大成人之前,也不会用坏。你这样喜欢它,桌子一定也非常高兴吧。”

老爷爷问清楚了田中达也家的住址。

田中达也又谢了他一次,还 把电话号码告诉了他。

“已经是半夜了,快睡觉吧,上有被子。”

“我想问一个问题。”

“什么?”

“脖子上挂着小铃铛的小猫,和我们家的欧丽长得一模一样,它也是个幽灵吗?”

“去年冬天,它钻进了这幢房子。是十二月的中旬吧,如果你的小猫是那个时候失踪的,那就是欧丽了。我不知道是你的小猫。这房子没了,欧丽也没地方住了,我把它带到新家去吧。”

老爷爷说完,“嗖”地一下消失了。

他又重新钻回到了画框里。

8.桌子送来了

“田中达也,你在什么地方?”

一直等到天亮,爸爸和才冲进鬼屋。

这一夜,他们俩一直担心地守在屋外。

摄影师木村和他们说好了,天不亮不能进去。

他们好不容易才忍住。

“真够呛,睡得这样死!”

爸爸在上发现了田中达也,把他抱了起来。

田中达也还 是没醒。

“唉,没事就好。”

脸绷得紧紧的,总算透过一口气来。

爸爸背起田中达也回家了。

他还 是没有醒。

昨晚睡得太晚了,和幽灵老爷爷说话说得太久了。

他被放到了被窝里。

“听好了。达也醒来,千万别骂他呀,要是再离家出走,可就麻烦了……昨晚没睡好,今天就是去上班也干不好。”

爸爸吃好早饭,红肿的眼睛,还 是坐公共汽车上班去了。

田中达也醒来时,已经10点了。

“咦,这是什么地方?”

不是在鬼屋的上呀。

“是爸爸把你背回来的。达也,以后可别再离家出走了。让我们担心了一个晚上。”

看着田中达也,出了眼泪。

越子也说:

“达也哥哥,对不起。你最喜欢的东西被我弄坏了。我是姐姐了,生了一个小弟。”

越子是昨天傍晚成为姐姐的,就是田中达也钻进二号鬼屋的时候。

“太好了,当上姐姐了。你不用赔偿我的‘小人的桌子’了。”

“为什么?”

“因为你把桌子弄坏了,我才见到了幽灵老爷爷。木村叔叔都见不到。幽灵老爷爷和我成了好朋友,还 不止这些呢,还 说把鬼屋的一张真桌子送给我。”

“达也――”

又担心起来。

她摸摸田中达也的脑门,看看他有没有热度。

肯定是发烧糊涂了。

但一点热度也没有。

“现在有什么幽灵啊,好好的,别再思乱想了……”

“我真的和他说了话呀。平时他是一幅肖像画,镶在画框里。是一个长着白子、戴着黑眼镜,手里还 拿着拐杖的老爷爷。其他幽灵没见到,但我知道他们是杂物室幽灵、烟囱幽灵……一共八个。他们马上就要搬走了。”

“达也,你再睡一会儿好不好?太累了,净瞎想。”

坐立不安地说。

她以为田中达也做了一个噩梦。

“我没怎么呀。叫我睡觉,可我肚子饿,怎么也睡不着啊!”

“那我去做饭。”

田中达也狼吞虎咽地吃完饭,想道:难道真像说的那样,是做梦吗?

“已经不早了……”

过了中午,田中达也把昨晚的事仔细回忆了一遍。

这时,一辆小货车停在了他家门前。

“我们是运输公司的,这里是田中达也的家吗?我们送桌子来了。”

吃了一惊。

“是谁送来的?”

“八好区二号街九十九号。不是有一幢没人住的小楼吗,被人叫做鬼屋的那幢小楼。今天一大早,一个长白子、戴黑眼镜、穿和服的老爷爷来到我们店里,让我们把桌子送到这里来,费用是他出的。”

“这么说,他就是达也碰到的那个幽灵老爷爷……”

“幽灵?请别说这种吓人的话。那可是一位有风度的老人,不过他有点急急忙忙的。”

运输公司的人把桌子抬了下来。

三天后,二号街的鬼屋被拆除了。

就在桌子送来的那天,“幽灵研究会”的木村叔叔听到田中达也的话以后,立即进了鬼屋。但老爷爷的肖像画和画框都不见了。

“幽灵研究会”又多了两名会员。

是田中达也的爸爸和

他们研究的课题是“如何让幽灵回到东立花市”。

木村叔叔说:

“不拍照片也不采访了,田中达也再见到幽灵老爷爷时,给我们代问一声好。”

也不知他们找到住处没有,安顿下来没有?和老爷爷还 没有联系上。但已经说好了,总有一天会见面的。

这个春假没几天了,在这个春假里可能见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