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内容详情

第8章 失踪的风孩子【看不见的阳台】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时间:2019-09-11来源:逐浪文学网 -[收藏本文]

强迫小阿姨吃了感冒药,小阿姨说,她已经好多了。

“大姐你回家去吧。”小阿姨乖乖地对我妈妈说。

妈妈还是挺不放心的样子,一转身看到我,就用命令的口吻让我留下来陪小阿姨。更过分的是,妈妈竟然要求我晚上不要“睡得像死猪一样”。

我悻悻地对妈说,那好,我就睡得像头活猪。可是,活猪是什么样子的,最好有人来为我演示一下。

小阿姨听了我的话,咯咯地笑起来。妈妈轻轻地打了我头一下,再三叮嘱我有事就打电话回家。

我忍无可忍,小声和小阿姨说:“快把你大姐赶走吧!”

不幸还是被老妈听到,她瞪了我一眼,不过倒是很识趣地走了。妈妈一走,我就很开心地拍着手对小阿姨说:“我们开始读安房直子好不好?”

在这样一个宁静的晚上,读一篇安房直子的童话,是再好也不过的事情了!

小阿姨点点头:“猪豆,我很想听《天空颜色的摇椅》呢。”


我和小阿姨一人坐在一张摇椅上,我把所有的灯都关上,只旋开落地的老式台灯,橘黄色柔和的光,“唰”地洒落下来。

我的心也一下子变得安宁起来。

我看了小阿姨一眼,她似乎有点心神不宁地在期待着。

于是,我翻开那个叫做彭懿的家伙翻译的《风与树的歌》,它是这套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

这本书的第一篇就是《狐狸的窗户》。

书的封面是用水粉画着蓝色的桔梗花,花丛里露出一只白色狐狸那张漂亮的脸。我是那么喜欢书封上涂的那种蓝底色,像天空一样的蓝色,纯净而高远。

它的第三篇,便是《天空颞叶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颜色的摇椅》:

“故事发生在北方一个土豆和牛奶特别好吃的小镇……”

时间似乎凝固了,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像清凉的溪水,在房间里缓缓地流淌――

少女朝小伙子奔去,叫道:

“是你,就是你呀。你就是那个给了我天空颜色的人啊!”

……

不久,瞎眼少女就成为了小伙子的妻子。她成为了一个比谁都知道真正天空颜的颜色的幸福的妻子。

她成了一个即使是长长的头发全都白了,也能坐在摇椅上,如醉如痴地看着天空的美丽的妻子。

读完了,我余兴未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哎,那个瞎眼少女,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呢!


小阿姨的脸上,又浮现出那种思念的神情。

我再也忍不住了,此时此刻,我一定要说出格桑的名字来了。

于是,我就对小阿姨说:“小阿姨,会不会有哪一天,格桑像风孩子一样,站在画廊外面,敲开你的门呢?”

其实我知道,小阿姨,她每天都在憧憬和期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小阿姨并没有拒绝谈这个话题,她用手抚摩着摇椅的扶手,用她温柔的声音告诉我,其实,格桑曾用过“风孩子”这个名字。

我听了,心中大动,不禁扑过身子去,抓住小阿姨的手,失口喊起来:“真的吗?”

然后,我就很惨地越过摇椅扶手,滚落到了地板上。

小阿姨没抓住我,有点着急:

“猪豆,你没事吧?”

我从地板上爬起来,按着摔得生疼的屁股,龇牙咧嘴地说:“没事啊小阿姨,我们继续说刚才的事吧。出现抽搐、口吐白沫,请问她是怎么了?

“你刚才说,格桑有个名字,叫做风孩子,那他一定就是捐钱给漪冉治病的那个人喽!”

我模仿着柯蓝断案时的样子,并从墙上的穿衣镜里很自恋地看看自己。

小阿姨迟疑了片刻,说:“可是……”

“对了对了,我又想起一件事……”我大惊小怪地叫起来,听到自己的尖利的嗓门,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我想我是不是太激动了?

“什么事啊?”小阿姨倒是显得比我平静多了。

我稍稍放低了嗓门,仍然很急切地告诉小阿姨,汪汪和我说过,他向其他的学兄打听过格桑,格桑正是那种有着捐钱癖好的家伙!

“咯咯,猪豆,听你说话的口气,好象那个人有不良嗜好一样呢!”小阿姨掩口而笑的神情,显得好可爱。

我和小阿姨之间,终于可以这么平静地说起那个许多年来我们放在心里讳莫如生的人了。

这是令我感到欣慰的一件事。

“你说的不良嗜好,我们都把它叫做BT,也就是变态。”我说。

小阿姨又一次咯咯地笑起来。

我很喜欢像这样对着小阿姨胡说八道,她从来不像老妈那样训责我,而且,还很捧场地发生笑声。

小阿姨告诉我,早在1997年,她就听过这个故事――《天空颜色的摇椅》。

是格桑单独讲给她听的。

格桑和小阿姨说,他就是故事里的那个风孩子,来无影、去无踪,随风而逝。

“不过,也不能就断定,给漪冉讲故事的人,就是他了。我想,在这个世界上,会有很多人喊自己风孩子的。”小阿姨冷静地说。

我有点难过地看着山西癫痫病正规医院在哪亲爱的小阿姨,她在听格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肯定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也会变成一个瞎眼女孩。

而那个她日日期待着的风孩子,并没有像故事里写的那样,在到来的时候,敲开她的家门。

她更没有像故事里的女孩那样一个幸福得令人快要窒息的结局。

无望地等待着一个人,大概算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事情吧?


夜已很深了,我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死党都说我有超灵敏的直觉。今晚,我直觉到,那个和汪汪一起去盲童的家伙,一定就是格桑。

1997年,格桑从这里离开。

那么,1999年,他又回到了这里,只是,他没来找我们,而是去了盲童学校做义工?而且,还给别的女孩子讲那个曾属于小阿姨的故事。

为什么,他不来找小阿姨呢?

1999年,小阿姨的眼睛,正是那一年失去视力的。而,也是那一年去世的……

实在是,有点残忍。

我恨不得立刻去找汪汪,向他问清楚这件事情。

如果,真的是格桑――

那么,我恨他!

早晨起床的时候,小阿姨说,她昨天夜里听到我在被子里咯嘣咯嘣地咬牙齿,像头小狼。


我去帮小阿姨去拿果汁机的时候,脚边碰到那本天空颜色的书――

《风与树的歌》。

俯身拣它起来,轻轻地搁在摇椅上,把摇椅的扶手轻轻一碰,书就在摇椅上晃动起来,不知道它有没有坐木马的感觉?

我们坐着吃早餐,安静的时刻。

周口哪家医院治癫痫效果好“小阿姨,你相信童话吗?”我打破了沉静。

小阿姨放下刀叉,笑了起来。

她笑得很美。

“我很喜欢童话,好喜欢!如果……”她沉吟了片刻,小声地说,“如果没有安房直子的童话,我怕是……度不过这黑暗的世界呢。”

我凝视着小阿姨。

喔,原来,是这样的啊。

“哎,猪豆,那个翻译了很多本安房直子童话的人,他叫什么名字?”小阿姨突然问我。

“彭懿!”

我跑过去,把摇椅上的书拿过来,翻开第一页,把彭懿的介绍读给小阿姨听:“于复旦大学及日本东京学艺大学,教育学硕士。”

“是男生还是女生呢?”小阿姨有点好奇。

我摇摇头:“不知道哎,书上没照片呢,不过,我想一定是个女生。”

“为什么?”小阿姨歪着头问我。

“凭直觉!”我自信满满地说。

小阿姨笑了起来,她知道我很迷信自己的直觉的。

我告诉小阿姨,书上有安房直子的照片,她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寂寞。

“我想像中的她,应该也是这样的。”小阿姨轻轻地咬着叉子,点着头说。

我翻过书来,将书封底部的小字读给小阿姨听――

安房直子是一个远离尘嚣的女人,她一生淡泊,深居简出,甚至拒绝出门旅行。但她却为我们留下了一山坡业似的短篇幻想小说,如梦如幻。精美至极。犹如一首首空灵隽永的短歌……

小阿姨发出浅浅的叹息:“唉,我想像中的她,就是这样子的哦。”

叹息中,蕴涵着很多的倾慕和赞美。